台湾解密戴笠手稿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4-11,星期三 | 阅读:1,184
来源:中评社

“国史馆”外观。(中评社 王宗铭摄)

中评社台北4月11日电(记者 王宗铭)台湾“国史馆”与军情局合作,自4月1日起公开解密国民政府军统情报头子戴笠的手稿、函电史料59卷,其中戴笠在西安事变自投虎穴、亲身经历的相关文件也首次公诸于世。史料显示,戴笠在西安事变后监控周恩来以及延安抗大的动向,并向蒋介石提出对国共合作的质疑。

这些珍贵手稿目前典藏于台湾“国史馆”,可以申请阅览,但不得复印或摄影。

戴笠因为1923年4月1日国民党三民主义力行社成立特务处,而开始参与核心情治圈;1932年蒋介石在军事委员会下成立特务情报组,由戴笠负责领导。后来戴笠系统与CC系的中央情报处各自独立,成立军统局。

西安事变发生于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在12月25日独自决定当日下午送蒋介石回南京,但在1937年1月4日被蒋介石宣布扣押。但后来在2月上旬,周恩来与蒋介石直接谈判,达成国共合作抗日协议。

对于国共合作,在“戴公遗墨政治类第1卷”编号144-010101-0001-068的手稿中,戴笠于1937年6月3日给蒋介石的亲笔信函中提到,“周恩来此次前来晋谒生意,有两点应请钧注,闻共党在肤施会议,目前虽可接受三民主义之领导共同抗日,但对共党组织不能放弃并不能停止活动,似之主义信仰不同,思想不能统一,而本党之组织训练与夫党国斗争之精神与技术,目前不如共党野心家,复图利用共党生诚,恐年来因钧座坚苦卓绝苦心孤诣造成今日国家统一之局面大受影响,此应请钧座关注者一”。

“2、查周恩来此次离开肤施时,几为张国焘等所段言,是共党内部尚未完全一致,周此行是否能代表整固有力之共党中央,由张冲同志奔走外,此时是否有找出第二干员与共党有渊源者进行分化连结之必要,此应请钧注者二。生 笠叩”。

“国史馆”外观。(中评社 王宗铭摄)

肤施即延安之古名,在1937年初,中共的红军大学改为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戴笠也即时密切掌握动态,编号144-010101-0001-069的手稿显示,他的情报组织侦知抗大在各地招生的情形,其中包括来自上海地区的4名学员。

而一份戴笠在1937年7月16日给郑介民的电文中提到,蒋介石在临潼被张学良劫持时,被取走了对日作战与国防部组织草案等秘密文件,后来透过赵四小姐协助取回。

张学良被蒋介石软禁后,1941年夏天因患急性盲肠炎转腹膜炎,住进贵阳中央医院开刀,戴笠手稿显示,他在7月13日回报蒋介石有关张学良的手术状况;但戴笠当时其实还另有任务,也同时在手稿中提到,孙立人所辖之税警总团对缉私处命令阳奉阴违,已派人详细点验其所部人枪确数。

后来,1941年12月,税警总团改编为新38师,隶属于第66军,孙立人任少将师长。

而西安事变另一要角杨虎城的命运就不如张学良了,七七事变后,杨虎城在1937年12月被同意回国准备抗日时,却与家人在南昌被软禁,被一直关押达12年,虽然1949年被李宗仁下令释放,但1949年9月6日,国军弃守重庆前夕,毛人凤直接下令,杨虎城及其子女、卫士、秘书一共8人在重庆戴公祠被保密局人员用匕首捅死并用硝镪水毁尸。

在戴笠史料“西安事变第2卷”编号144-010114-0002-068的手稿中,戴笠于1937年1月31日电王道成转马志超信中说,“陜西和平谅可告成,惟杨虎城阴险,必须徐图设法引诱铲除,若徒以权利,随便拉人合作,势必事未进行而机密先泄,希兄再三考虑,如何盼复”。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台湾解密戴笠手稿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4831.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新闻视线.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