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竞选:他是如何依靠俄罗斯中心腹地的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3-4,星期日 | 阅读:1,613
译者: Oasis-lily 2012年03月02日 | 原作者: 西蒙.舒斯特

原文:See Putin Run: How the Prime Minister Is Relying on Russia’s Heartland

和往常一样,普京迟到了。迟到的很离谱。这位俄罗斯总理原本计划在当天下午3点抵达库尔干州,一个坐落在西伯利亚大铁路的煤炭工业居民点,会见一部分这个州选区的选民。

在第七学校的门外,大约100名选民聚集在一起等待着普京,这个地方充满了欢乐,就像是勃鲁盖尔有雪景的油画一样。但是到了下午4点,人们开始哆嗦:地面温度是零下20度。到了下午5点,他们口袋中的热水瓶开始失去作用,到了6点,人群中有人开始咒骂起来,而一些年纪大的人则三三两两开始回家。

在竞选过程中,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开始。3月4日,这位经历两任总统任期的总理开始寻求自己的第三届总统任期,与此同时,他也没有任何实质上的竞争对手——12年前,普京执掌这个国家权力之时,俄罗斯政治舞台就已经是普京的天下了——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他的支持率第一次毫无规则的出乎他的意料。他的支持率在俄罗斯那些大城市中史无前例的降到历史最低,而中产阶级(或者说,普京的一个幕僚称之为“愤怒的城市人群”)们则开始在莫斯科成千上万的聚集起来,要求普京辞职。

和往常一样,令他可以依靠的是俄罗斯工业中心地带的工人阶级,在他们之中,普京的竞选文宣卖的要远远好于莫斯科。其逻辑是这样的:苏联解体后,我让你们免于混乱和贫穷的困扰,我是唯一能保证给你们稳定的人,那些游行反对我的人都是美国推翻我国政府阴谋的表现。像库尔干州这样的地方,这些话语貌似有着魔力似的。(库尔干主要反对派有一位反对普京的候选人,该党的一位律师很害怕与美国产生什么关联,所以他不会在公共场合会见《时代》的记者)“我知道这听上去很可笑,”他坐在停在一条小巷里的车上,引擎还开着,“他们把我们逼到了这种‘反美’的角落。”

但是,即使在库尔干州这样有30万人口的工业镇,普京也已经没有那么多死忠了,在他最终以经典的、轻盈的拳击家的步履走进第七中学的时候,这一点已经比较清晰了。在学校餐厅,他与家长教师协会的人会面,该协会的主席是当地一位名为谢尔盖·乌斯马诺夫的工厂经理。几天前,教育部的人曾到这里来给墙纸和油毡地面拍照。“他们告诉我什么都不要变,”乌斯马诺夫说,“他们想要看俄罗斯学校的平均情况。”所以普京参观的会是不同的波特金村庄——有缺点,和平时一样,给候选人解决人民问题的机会。除了一块电脑操控的黑板是因为普京来参观而临时安装的之外,普京看到的是典型的俄罗斯学校,玻璃很多都破裂了,房顶裂缝了,教室里冷死了。

当普京坐在餐桌上时,那些压抑已久的牢骚一下子被倾诉出来。“过去的12年里,” 乌斯马诺夫告诉他说,“只要我的孩子要去上学,我们就得自掏腰包修教室。”在摄像机的闪光中,普京有些退避,想要赶快结束会面。他说道:“我知道了,好吧,我今天会和州长说的。”坐在板凳上咬着指甲的正是州长奥利格·博古莫洛夫,他已经执掌库尔干州16年了。

第二天,在乌斯马诺夫的工厂办公室,乌斯马诺夫不知不觉成了普京的守门人。每隔几分钟,办公室门前就会走来一个好奇的工人,大多拿着个安全帽,他们问的问题都差不多:普京长得像我们这样的人吗?他是普通人吗?有人还回忆起普京大概06年的样子,那时他的支持率有70%之多。回想那时,他被认为是俄罗斯硬汉、农夫,还会开喷气式飞机,能用鱼叉叉鲸鱼、还能很快将话题转至一个粗人会开的玩笑。然而现在到达库尔干的普京不是大家期待的那样的人,他看上去与自己的人民割裂了。所以,让乌斯马诺夫回答这些人的问题真是有些难为他了。“他还好,”他这样告诉工人们,“我觉得他应该是个普通人。”

当门开开合合有四五次的时候,乌斯马诺夫想起一个古老的俄罗斯传统——农夫会直接去找沙皇求助。“那是昨天的我们,”他说,“我们是恳求沙皇的农夫。我知道你会称呼普京为总统或者总理,但是对于我们来说,他是沙皇,没什么两样。”

在莫斯科,没有几个60岁以下的人还想起这些。有文化的中产阶级占莫斯科人口的一半左右。最近他们的示威口号可以看出,他们想要公平的选举、负责任的官员以及议会民主。他们不想要沙皇。

但是就像当地的俗语所说的,莫斯科不是俄罗斯,俄罗斯也不是莫斯科。“在农村地区,封建传统仍然存在,只是穿上了民主的外衣,”库尔干的一位社会学家艾丽娜·佳比托娃这样说道,她在这一地区进行了民意调查。“在这里你可以遇到各种各样的人,他们恨政府的方方面面,他们的村庄已经破败了,但是他们还只支持普京。我实在搞不懂,但这是事实。”

当你看到库尔干的人们生活方式的话,你就能理解一些了。乌斯马诺夫工作的工厂完全依靠政府订单来给3000多工人开工资。他们都群居在工厂修建的沉寂街区里,叫做第一聚居区。工厂主是州长的亲友。州长的另一位亲友掌管当地的电视台。大部分这些地区性的任命都属于普京的统一俄罗斯党,很好地将他们安排在俄罗斯人所称的“垂直权利”体系中,这是普京庞大控制链的简称。

譬如亚历山大, 一位当地养猪场场主和腊肠业巨头,长相酷似《愤怒的公牛》里的罗伯特·德尼罗,他们有着一模一样的拳击手的扁平鼻子。6月份,他在村庄里的一次关于生命的演讲,获得了普京的注意;几个月后,他被邀请去为统一俄罗斯党的议会选举拉票。这是一次轻松的胜利,作为交换,他也适应了普京的竞选中的地方性语言。“农奴制不是奴隶制,”他常常这样说。在一家库尔干酒馆吃过猪蹄和香肠后,他向我们解释了18世纪俄罗斯的农奴过着多么稳定的生活。他们受到土地主的庇护,并对沙皇心存感激。那么这种文化是否存留至今? Iltyakov微微一笑,慢慢地将他的食指放到太阳穴旁。“摩西在沙漠中和犹太人共行了40多年,来使他们摆脱奴隶的意识,”他说,“而普京才领导了我们十年。”

还有一位是巴舍夫,kurganstalmost的现任掌管者,在2008年从他父亲那接任了工厂。两年后,他被邀请为统一俄罗斯党在当地的立法公投中拉票。当他输给共产党后,投票者们付出了代价。“他们到现在还来寻求帮助,”巴舍夫说道,他的办公室角落里有一只耳朵被戳破的填充山猫玩具,“我告诉他们,伙计们,当我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投票给了共产党。所以去找共产党来帮你们吧。让他们来给你们铺下水道,给你们安灭火器,给你们的房子修补墙壁。”忘恩负义在垂直权力中是要付出代价的,哪怕是下水道这样的层级也不例外。

这使得民众在走上街头抗议,或是参与投票之前都会多加考虑。这也解释了为何今冬造成莫斯科骚乱的革命情绪,没有蔓延到库尔干这样的地方。“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在我们附近发生,”巴舍夫说,“小城镇在这方面比较好。你可以掌控整个过程,如果有人试图策划抗议,可以很容易就使其覆灭。”最近发生在库尔干的抗议,是由当地反对者组织的,与莫斯科的抗议活动相一致。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抗议是被地方官员所禁止的。虽然参与集会的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十个人,但几乎都遭到逮捕。

在这个并不愉快的俄罗斯之冬,库尔干地区最大型的集会其实是为了支持普京。2月4日,大约有一千多人聚集在小镇广场,呼喊着恢复和平安定的口号。其中约有300人都是来自kurganstalmost。“这次集会完全是自愿的,”莫辛,这位工厂领班微笑着说,“我们没有迫使任何人来参加,我们只是认为这是一个好的想法。”

如果这还不够,普京的竞选活动也提供了足够的鼓舞。当这位总理前往机场,准备飞往库尔干时,报纸上刊登了他的一项声明,即大幅度提高教师薪酬。这是削减预算计划中的最新动向,从退休者到大学生,各个阶层的人都能从该计划中获益,同时使联邦预算出现近十年来首次赤字。这无疑是通过社会支出来收买选票。(2月份,这些支出将达到GDP的12%,多达300亿美元。与之相比,前几个月的平均值则只有GDP的0.8%。数据来自瑞士信贷集团。)

普京竞选活动的另一武器则是制造恐慌。在普京到访库尔干的前一天,国家电视台播出的一档节目中辩称,西方正试图通过扶植代理人来颠覆政权。作为证据,节目中曝光了反普京积极分子出入美国驻莫斯科大使馆的踪迹,并引用了美国参议员约翰·麦凯恩在12月5日对推特上对普京的攻击言论:“亲爱的弗拉德,你的邻居即将迎来阿拉伯之春。”节目中还进一步揭示了现今俄罗斯国内的两股势力:“一部分人想看到剧烈动荡的俄罗斯,一部分人想看到繁荣富强的俄罗斯。”

在这次竞选中,普京表现出了对美国的强烈不满,这是从未有过的。12月8日,他质疑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发出信号”,从而引发了对其政府的抗议;一周后,普京在发表电视演讲时,攥紧拳头说道:“人们厌倦了听命于某个国家……美国并不需要同盟——它只需要奴仆。”开展有利于美俄关系解冻的正式会谈,一直是奥巴马外交政策的核心目标,但所有努力在普京的竞选过程中前功尽弃。普京在新任期中将会比前两任时表现得更为强硬。“力量被削弱了的普京在治理国家的时候,会遇到和竞选时相同的困境,”华盛顿国家利益中心的保罗·桑德斯如是说,“他将会向俄罗斯民族主义者求助,因此其政策也会符合民族主义者的利益。”

瓦西里·吉斯里提辛,是共产党库尔干地区的主席,他的衣领上别着切·格瓦拉的徽章。他认为“反美浪潮”是普京的一招妙棋。“这一步卓有成效。民众们的确很担心会发生俄罗斯版的阿拉伯之春。”他说。12月份,他所在的政党在杜马选举中获得了接近20%的席位,仅次于普京的统一俄罗斯党。其总统候选人,根纳季·久加诺夫,最有可能迫使普京进入决胜选举。但普京依然会赢得选举,因为他拥有乌斯曼诺夫这样的民众的支持。

这位工厂经理从1998年开始就在kurganstalmost工作,他仍然记得那一年受经济危机所累,连工资都无法支付的情形。“是普京把我们拯救出来的。”他说。如今,乌斯曼诺夫的妻子是工厂的员工,办公桌就在他的旁边;他希望儿子们结束在第七中学的学业后,也能来工厂里工作。“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应该感谢上帝,”他说,“比如说教育。国家没有责任来教育我们的孩子,但它确实做到了这一点。也许教育的质量比较糟糕,也许学校的环境会很恶劣,但至少我们拥有学校。我认为这是普京的功劳。”这样的想法并不是一种个人崇拜,更不是真心诚意的支持。但是对于普京来说,当面对选举时,这类想法会起到很大作用。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普京竞选:他是如何依靠俄罗斯中心腹地的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4203.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