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国电视:跑得调皮,招来阿姨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1-6,星期五 | 阅读:3,024
译者:?Lococo?2012年01月05日 |?原作者:?EDWARD WONG

原文:China TV Grows Racy, and Gets a Chaperon

和审查者的约会:电视真人秀在中国越来越普遍,但是辛辣和物质主义的内容引起了官方审查者的注意。

(译者注: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极小部分内容翻译的时候做了处理,请各位谅解)

中国南京 — 关于制作最流行的电视节目,王培杰有一个简单的点子:把这个国家漂亮的年青人放在舞台上,在掌上和音乐中互相追求。

男人们吹嘘自己的银行存款、房子、豪车。女人们时髦性感,伴着尖刻的言语灭掉追求者的灯。然而在嬉笑的言语中凸显的,是城市中20到40岁的年轻人面对的尖锐的社会问题。这些问题也许从来没有如此的公开:婚前同居,毫不掩饰的追求财富,或官方的计划生育政策。

“虽然只是个电视节目,但是你可以看到中国在想什么,追求什么”老练的电视制作人王先生说。

“非诚勿扰”节目在2010年的上半年就打破了中国收视率的纪录。超过5千万观众收看它。节目中无礼的参与者让其轰动。最著名的一次,是一个野心的女演员拒绝一个追求者邀请她搭自行车时说“我宁肯坐在宝马里哭泣”。 这个节目也引起了大量海外华人的关注。一些美国留学生甚至制作了自己的版本。它扩大了国家领导人一直寻求的文化影响力。

但是对审查者来说,真人秀显然太过真实了。他们对这个节目所呈现的中国年轻一代的面貌和风起的模仿者而不安,并威胁要禁播。制作人们立刻改版。他们邀请以前的节目参与者,并加了第三个主持人,一个像家庭主妇一样的当地党校的教授。“我们对节目中的表达增加了更多限制,以消除对社会的负面影响”,一个早晨,45岁,身材瘦长的王先生在江苏电视台布满显示器的采编室里说。

监管方制定的一项整顿政策周日生效,有效的从电视黄金时间段清理掉大量娱乐节目。显然官方已经决心遏制由“非诚勿扰”和另一个受欢迎的节目“超级女声”带动的势头,制止所谓“过度娱乐化”。

一个相亲节目竟然带来近年来最严厉的电视节目整顿,显示了党对娱乐工业失去控制的不安。在过去数十年中,官方一直致力于推动电视网的市场化,但是保守力量越来越担心,电视节目一味取悦观众吸引广告,最终不再是的政府希望塑造的形象。电视毕竟是官方媒体武器中最重要的部分。13亿观众,3000个频道,电视是政府宣传的最重要的载体,无论是通过晚间新闻还是古板的历史剧。

“矛盾已经显现,一面是推广商业化,一面又担心是否商业化会带来文化和道德滑坡”,杨洪,清华大学研究电视的教授说。

官方定义的“娱乐节目”包括,娱乐竞技,相亲,以及名人脱口秀。和西方一样,这些节目制作成本低,收视率高,广告价值大 — 这对电视台很重要,因为他们从政府得到很少或者根本没有补贴。现在随着10月分晚些时候宣布的新规则,全国34加卫星电视台的管理者和制作人被迫取消众多的娱乐节目,以避免监管者所谓的“低俗化”。

收紧的电视政策也是国家对整个文化领域管控,包括电影、出版、以及艺术的一部分。

官方的政策在10月份关注文化领域的中共中央会议后发布。尹先生说,官员们原本打算在会议上提议文化产业更多的市场化。但是从半年前开始,高层越来越担心“社会道德”,所以他们转变到了更多控制的方向。不仅是电视,他说很多“老同志”经常抱怨现在的娱乐节目,和“对名人的崇拜”。

根据新规则,每家电视台每周只能在黄金时间播出两个“娱乐节目”。从估计的现在每周126个娱乐节目减少到,每晚全国播出的只能有9台节目。 监管者的一个小组将决定哪个节目可以上,如果电视台不取消的话。新节目必须获得监管方的批准。卫星电视还被要求增加新闻节目,以及至少一个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节目。

而广电总局也不怯于增加对正剧和穿越剧的限制。11月晚些时候,出人意料的强制要求从一月份开始不得在电视剧中间插播广告。“重点是广电总局希望电视台长们回到根上”一个参与“非诚勿扰”的匿名人士说,“什么是根?电视应当宣传党的政策,而不是煽情的内容”。

金钱的角色

要驾驭电视的不只是意识形态,还有来自广告的收入。广电总局更亲近国有的,市场占有率最大的CCTV。央视仍然占统治地位,但是它的市场份额已经逐渐被地方卫视蚕食,因为他们制作更多更流行的娱乐节目。广电总局和央视本来就是一家亲的关系。11月,前广电总局的副局长胡占凡接任央视台长。同时央视也向广电总局上缴小部分收入。根据央视的数据,从2001年至2005年,央视向总局共上缴6.75亿美金。对应的地方卫视也向地方当局上缴小部分收入。

所以观察者说广电总局对娱乐节目的打压,也许是为了扶持央视。10月份的宣布也许已经开始让央视受益了。在11月7号,央视的年度广告拍卖会上,央视获得了22亿美金,同比增长了12.5%。央视和广电总局拒绝了多次相关的采访请求。

收紧控制也可能带来反作用。一些分析人士说,针对电视的限制越多,上网看节目的人越多;而互联网对广电总局来说鞭长莫及。

自从去年被迫改版以来,“非诚勿扰”的收视率有些下滑。但是王先生和他的团队让该节目保持在收视率的第一集团。在江苏卫视2012年度广告拍卖会上,“非诚勿扰”以3.45亿美元占总拍卖额的82%。

江苏卫视急切的希望审查方允许他们把这个90分钟的节目安排在周六和周日的黄金时间。电视台取消了其他6个娱乐节目,王先生说,而且在开发一些弘扬“社会责任感”的节目。但是人们很怀疑管理当局会对他们网开一面。人民日报,官方的第一大报,在10月份的一篇评论文章中指出两个对社会带来负面影响的节目。一个是湖南卫视影响巨大的选秀节目,“超级女声”,。该节目自从2004年开播以来,因为“低俗”被多次惩罚,并在9月份被停播。另一个就是“非诚勿扰”。

“一些节目以猎奇为目标”,该文章说,“他们靠挖人隐私来达到目标,并且宣扬拜金主义和享乐主义。这些已经引起了观众的反感”。

观念的冲突

在北京的演播室里,最近一集“非诚勿扰”的录制中。一位23岁的男嘉宾,王彦,对台上的女嘉宾说他喜欢穿丝袜的女人。女嘉宾言辞拷问他,引的现场观众大笑。对话转到了讨论女人腿的号码。

“你喜欢S码还是M码的女人”,一位女嘉宾,单身妈妈佐藤爱问。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懂这两个码的区别”,王先生回答。主持人孟非插了一句“她是在问你喜欢S还是M?”
“我没问他SM”佐藤女士说。观众大笑并鼓掌。但是这一段在最终播出的节目中被剪掉了。

尖锐的对话是这个节目的一大特色。他们最初的目标是扩展中国电视讨论问题的极限。“我们希望呈现一些观念的碰撞”,王先生说。

节目的最初构想来自王先生和邢文宁在一起抽烟的闲聊。邢文宁是一个媒体企业家,现在就职赫斯特国际媒体集团。2009年秋天,从哈佛和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邢先生在塔斯曼集团旗下FremantleMedia工作。他的任务是向中国电视台和制作公司推广国外节目的授权以改编中国版本。他们的一个资产就是流行的英国交友节目的“带我走”。邢先生找了两家爱冒险的电视台,湖南卫视和江苏卫视。

江苏台的王先生对节目很感兴趣。他自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在江苏电视台工作,见证了这个行业的变迁。1997年,卫视成了了,开始允许一些省级电视台对全国播送节目与央视争夺广告收入。从那时开始央视和地方卫视开始增加娱乐节目。“竞争在领先的几家电视台之间是很激烈的”,王先生说。

王先生说他想制作一个新型的交友节目,围绕“剩男”“剩女”的概念展开(剩男剩女指太过投入事业而没有伙伴的人,一个在中国被热议的话题)。

湖南在“带我走”版权的竞拍中击败了江苏。但是王先生的到联合利华的赞助,率先推出了他自己的版本。

“非诚勿扰”的舞台设置的像一场庭审。24个单身女嘉宾站在亮着灯的小台子后面用尖锐的问题刁难潜在的男友。前新闻主持人,光头孟非控制场面。他的搭档,乐嘉,梢瘦一些但是也是光头,担任节目的“心理分析师”。

第一集在2010年1月15日播出,并定了节目的调子。“任何跟我的女人都不用为生活发愁”,第一个男嘉宾,23岁的张永祥这样说。他的家庭拥有一家1千多人的工厂。一个电视短片显示他的大房子、白色房车、和数不尽的衣服。其他男嘉宾则用图表在自己的电视短片中炫耀收入。

在这一集中,一位穿红色及膝皮靴,黑色紧身衣的女嘉宾还在现场挑起了只有在脱衣舞酒吧在会看到的椅子舞。

然而严肃的谈话还是慢慢展开了。女人们开始质问张先生为什么坚持传统的观念,必须要至少一个男孩儿。

“今天的年青人更敢于表达自己”,王先生说。“如果你不敢表达自我,你就不可能真实”。

不留尊严

这个节目的恶名在一位女嘉宾,马诺用她标志性的“在宝马里哭”拒绝了男嘉宾之后开始远播。马小姐收到数以千计的粉丝和批评者的信息。支持者说她是唯一一个公开表达很多女人想法的人。

在“宝马言论”后,23岁的马小姐在一个访问中说,节目的制作人告诉她们不要给男嘉宾留任何尊严。“因为他们知道我是个大嘴巴,就想让我说些过激的话”,她说。

在另一集节目中,朱真芳拒绝一个追求者时说,任何一个想和她握手的男人都要付20万人民币,差不多3万2千美金,因为“我的男朋友必须月薪20万”。另一个女人,闫凤娇,则在她的裸照传播到互联网上后上了新闻媒体的头条。

观众蜂拥者看这个节目。到2010年5月,它已经升到了收视率的第二位,仅次于央视的新闻联播(所有卫视必须转播)。中国日报说它“道德暧昧,视觉惊人”。模仿者风起,一些更过激。

审查者可没那么开心。6月,江苏和湖南卫视的头儿被北京的广电总局官员招来开会。“他们(总局)很严厉”,一位与会者说。信息很简单:要么调低节目的调子,要么停播。总局宣布了两条命令。其中一条说“禁止以相亲的名义羞辱嘉宾;不要谈论低俗和摄性的话题;不要宣扬物质主义和其他不健康思想,以及不正确的婚恋观;不得未经审查和编辑的播出”。

浙江卫视停播了它的相亲节目。 有一阵子,似乎其他卫视也不得不这么做。 一位参与湖南卫视的《我们约会吧》的人,回想起一名制作人曾经对全体节目组说“我可能随时接到一个电话,话,然后你们所有人就都得打包回家 ”。

当6月26日的“非诚勿扰”播出时,粉丝们立刻注意到了节目的变化。最明显的是新增加的第三名主持人 — 黄菡,一个在当地党校教授心理学的母亲。所有的女嘉宾都被换了。新德女嘉宾更温和些。男嘉宾也一样。而且也再没人提及自己的收入。“我们开始从以前的嘉宾中选择更有结婚意愿的”,王先生说。

现在,据说每一期节目在播出前都要经过最少6次内部复审查。制作人仍然要求主持人将讨论引向社会话题,但是要更巧妙些。“嘉宾的言论不像以前那么尖锐了” 34岁的铁杆粉丝郭伟)这么说。

王先生说,他希望当审查者对娱乐节目开刀时,会想起“非诚勿扰”已经按要求做了整改。现在这个节目赢得收视率的方法不再是激烈的对话,而是通过网上推广加海外嘉宾。在这个节目的网站上,所有上半年的节目都被删除了。 “我们的节目”他说,“是守规矩的节目”。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纽约时报】中国电视:跑得调皮,招来阿姨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2978.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