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锺书的学术人生》:发现钱锺书宋诗研究的深邃

发布: | 发布时间:2021-04-8,星期四 | 阅读:11

撰文丨宋晨希

《钱锺书的学术人生》是中国古典文学领域泰斗级人物王水照为纪念自己的恩师钱锺书先生所作。在2020年钱锺书先生诞辰110周年之际,他回顾了与钱锺书先生交往的点滴,将钱锺书先生的学术研究与生活趣事娓娓道来,也对钱锺书先生在宋词上的研究进行了全面讲述,使读者得以看到钱锺书先生更广阔的思想世界。

《钱锺书的学术人生》作者:王水照版本:中华书局
2020年11月


《钱锺书的学术人生》遴选了作者王水照20多年来,与钱锺书有关的文章。

王水照写钱锺书,有两个优势:其一,王水照与钱锺书相交38年,对钱锺书的人格和学问有深入的了解。

其二,王水照是宋代文学研究专家,其对苏轼、欧阳修以及宋代诗词、散文的研究,已成为相关领域的必读书目。因此,王水照更能理解钱锺书有关宋代文学研究中的独特之处,虽不敢言陈寅恪所说“与立说之古人,处于同一境界”但是相较他人,王水照更有资格评说钱锺书有关宋代文学研究的价值。

王水照1960年自北京大学毕业后,即分配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时称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学部)文学研究所,按所里的规定,需要为年轻学人指派一位导师。钱锺书即成为王水照的导师。王水照在主编《中国文学史》、《唐诗选》的过程中,获得了钱锺书多次耳提面命的指点。

王水照在钱锺书先生诞辰110周年纪念座谈会暨《钱锺书的学术人生》新书发布会上。

01
钱锺书与宋诗研究的渊源

《钱锺书的学术人生》共分四辑,第一辑“历史与记忆中钱锺书先生”,王水照自己与钱锺书交往的点滴,叙述了钱锺书参与《毛泽东选集》英译的过程,以及在“清华间谍案”和“污蔑《毛选》案”中钱锺书如何“横遭青蝇之玷”。剩下的三辑“钱锺书先生的学问与趣味”“钱锺书先生的宋诗研究”和“《钱锺书手稿集》管窥”中的绝大部分文章,都围绕着钱锺书的宋诗研究进行讨论。我以为,这才是本书的最大价值所在。

钱锺书对古体诗的关注,由来甚早。《槐聚诗存·序》中说:“余童时从先伯父与先君读书,经、史、‘古文’而外,有‘唐诗三百首’,心焉好之。”19岁时,钱锺书考入国立清华大学,虽然读的是外文系,但于古体诗心有戚戚。与唐诗相比,钱锺书更爱宋诗,晚年钱锺书曾对吴匡忠说:“十九岁始学韵语,好义山、仲则风华绮丽之体,为才子诗,全恃才华为之,曾刻一小册子(即《中书君诗》)……字字有出处而不尚运典,人遂以宋诗目我。自谓于少陵(杜甫)、东野(孟郊)、柳州(柳宗元)、东坡(苏轼)、荆公(王安石)、山谷(黄庭坚)、简斋(陈与义)、遗山(元好问)、仲则(黄景仁)诸集,用力较劬。”

按照汪荣祖在《槐聚心史:钱锺书的自我及其微世界》里的看法,钱锺书创作诗与研究诗,与1941年时期只身滞留孤岛上海有关。钱锺书以作诗、读诗来寻求心理补偿,正如钱锺书在《诗可以怨》所言,“诗歌也‘大抵’是‘发愤’的悲鸣或怒喊了”。小说《围城》以及诗学评论集《谈艺录》正是于此时完成。

1957年,身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组的钱锺书,被借调至古代文学组,受命编写普及读物《宋诗选注》。杨绛后来在《我们仨》中回忆:“锺书很委屈。他对于中国古典文学不是科班出身。他在大学里学的是外国文学,教的是外国文学……放弃外国文学研究而选注宋诗,他并不愿意。”杨绛说钱锺书“不是科班出身”,有些过分谦虚。若斗胆推论,我以为钱锺书不愿做《宋诗选注》,恐怕也与他受困于政治环境,无法随心所欲表达看法有关。但对宋诗本身,钱锺书应该倾注了大量的感情,并常年浸染至深。

《钱锺书的学术人生》文中插图

从钱锺书的学术历程来看,钱锺书对于宋诗关注甚早。王水照发现,早在1949年早春,钱锺书即已开始做《宋诗纪事补正》。此外,《谈艺录》里对于对于宋诗的关注,也较唐诗为多。侯体健甚至将《谈艺录》称之为“一部‘宋调’一脉的诗歌艺术展开论”。

钱锺书喜宋诗,与其所造世变和个人性格有关。钱锺书早年狂狷、傲气,喜欢用语言、学问揶揄他人,宋诗好用典故,着意于造语下字、属词比句,这可为钱锺书提供知识上的滋养。中年以后受政治环境影响,钱锺书噤若寒蝉,只得深入故纸堆与古人对话,宋诗道理深邃,故而更可引发深思。《谈艺录》云:“少年才气发扬,遂为唐诗,晚节思虑深沉,乃染宋调”。此语虽讲“诗词唐宋”的观点,似乎也可理解成钱锺书与唐宋诗之间的关系。

钱锺书对于宋诗的关注是长久的,系统性的,对宋诗的体悟是生命性的。可惜的是,人们囿于 “唐诗宋词”观点的偏见,对宋诗评价较低,关注较少,再加上《谈艺录》《管锥编》都以选本、札记的形式,只注重文献中“三言两语的精辟见解”,寻求中西思想的“打通”,故而未建立连贯的宋诗理论体系。《宋诗选注》虽是选择了80家(初版81家,后来删除两宋之交的诗人左纬)宋代诗人和诗歌,进行了单独说明和注释,但因字数限制和政治环境的影响,只反映了钱锺书宋诗研究的沧海一粟。如杨绛在《我们仨》中的回忆:“许多人认为《宋诗选注》的选目欠佳,锺书承认自己对选目并不称心;要选的未能选入,不必选的都选上了。”

迄今为止,有关钱锺书与宋诗的关系,钱锺书对宋诗的观点,还没有得到系统性的整理与研究,殊为可惜。

因此,重新从钱锺书的相关著作,及其所遗留下来的《容安馆札记》《中文笔记》中寻找有关宋诗的论述,这有助于人们重新认识宋诗的价值,甚至改写宋代文学史。

02
锺书眼中的好诗歌与笔记的价值

王水照早在20多年前,就倾注于钱锺书的宋诗研究,甚至带领学生对钱锺书《宋诗选注》的选源进行了整理,并对《容安馆札记》中的宋诗观点做了辑录。阅读此书,正是了解钱锺书宋诗观的最快、最佳途径。

王水照在本书中,为大家阐述了钱锺书与宋诗研究中几个关键性的问题,兹举两例说之。

第一,在钱锺书眼中,究竟什么是好的诗歌?

关于《宋诗选注》里为何不选文天祥《正气歌》,长久以来,是钱学研究和宋诗史研究争论不已的话题。对此,自日本学者小川环树开始到杨建民都有所推测。杨绛虽然提出“他不选文天祥《正气歌》,是很大胆的不选”,但也并未给出理由。

王水照通过《容安馆札记》和钱锺书的相关信件发现,钱锺书认为《正气歌》沿袭之迹甚重。前16句罗列的十二位忠义之士,借鉴了石介《击蛇笏铭》,首言“天地正气”也与传统思想联系紧密,此外,《正气歌》“中间逻辑亦有问题”。因此,《正气歌》虽蕴含着民族气节和爱国主义精神,钱锺书对文天祥本人也有极高的评价,但《正气歌》不符合钱锺书“六不选”的标准,忠实于自己的艺术感受,不作人云亦云的违心之论。这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之中,是颇要些勇气的。

第二,肯定并阐发了《宋诗纪事补订》和《容安馆札记》的价值。

《宋诗纪事补订》是钱锺书历时40多年,对清代厉鹗所编《宋诗纪事》进行的补订。现在坊间主要有两个版本:一个是排印本(书名为《宋诗纪事补正》),另一个为影印本。排印本由栾贵明于上世纪80年代为之整理,由于栾贵明在编辑过程中未对自己文字和钱锺书文字进行区分,造成读者无法分辨,其中一些错讹之处,更是引起了不小的争论。影印本由于钱锺书用行草写成,天头地脚都是增补文字,颇不易辨认。因此,这两个版本都未得到应有的重视。

王水照以他专业的知识,拈出了钱锺书《宋诗纪事补订》的独到观点。如对李白名下的《夜宿山寺》(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做了考证,发现此诗当为北宋初年的杨亿所做。同时,通过阅读该著,也解决了有关《宋诗选注》所选篇目和诗人数量的争论,同时也能对《宋诗选注》中某些观点进行深化的理解。

《容安馆札记》为钱锺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阅读书籍所做的读书笔记,与《中文笔记》《外文笔记》合起来遑遑几百余册,同样由于影印本的缘故,以资利用者甚少。然而,以《容安馆札记》和《中文笔记》而言,其中囊括了钱锺书对古代经史子集的评论以及对同时代人物的臧否。王水照于书中不但对笔记做了简明扼要的介绍,同时也利用笔记论述了宋代文学中的几个关键问题。如对韩愈古文运动的认识(其中,《原毁》开八股机调尤其值得重视),北宋到南宋诗歌形式转变的原因,对南宋江湖派诗人的界定等等,都有迥异于主流文学史的观点。

若有人能潜心将钱锺书的相关著作进行整理、解说,并参与时下观点就行类比,相信定能回应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至今讨论不辍的“重写文学史”话题,从文本和历史语境出发,摒除既定框架和价值观,对文学人物进行重新定位。

当然,王水照此书也有遗憾之处,如焦亚东在《<钱锺书手稿集·容安馆札记>研究的困境与突破》一文中所指出的,某些文章对钱锺书的笔记有所误读,笔记中增补文字的安插有所错乱。王水照在将这些文章进行集结时,本应进行修改或回应,不得不说是个小小的遗憾。

但正如钱锺书在《管锥编·序》中所说,此书“其资于用也,能如豕苓桔梗乎哉”。相信对“钱学”及宋代文学有兴趣的人,可以借此书,进入钱锺书更广阔的思想世界。


来源:文化客厅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钱锺书的学术人生》:发现钱锺书宋诗研究的深邃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23397.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学术评论, 文学走廊.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