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德国和美国为什么富裕?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12-5,星期一 | 阅读:3,011
译者: Kevin·Ren 2011年12月05日 | 原作者: 大卫·布鲁克斯(David Brooks)

原文:The Spirit of Enterprise

作者: David Brooks

德国和美国这样的国家为什么富裕?主要原因并不在于它们拥有丰沛的自然资源——资源丰富的国家还有很多。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习惯、价值观和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

正如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阿瑟·布鲁克斯(Arthur Brooks)所指出的,这些国家之所以富裕,是因为许多人信奉一个简单的道德准则:付出应该尽可能地带来回报。

勤奋工作,遵守游戏规则的人应该获得公平分享经济果实的机会。功绩和进取心应该成为分配财富的准则。自制克己者应该获得奖赏,而懒汉和自我放纵者则不应该。社区机构应该培育责任和公平意识。

这种社会风气并非一种不可改变,与生俱来的事物。我们不能无忧无虑地将其视为理所当然。它是一种宝贵的社会建构,有可能被破坏,被贬低。

此刻,这种社会风气正在遭受来自各方的破坏。人们看到,游说者依靠关系转移资金;交易员通过短期操纵获得巨额财富;政府从我们的后代手中窃取资金,取悦当下的选民。

其结果就是一场合法性危机。游戏被操纵。社会信任枯萎。努力再也不值得付出。驱动繁荣的机器逐渐减速。

然而,针对这些价值的攻击依然在持续,特别是在欧洲。

过去几十年间,少数几个欧洲国家,如德国和荷兰,一直恪守规则,实行善政。这些国家量入为出,实行痛苦的改革,进一步加强了竞争力,巩固了良好的价值观。现在,由于不愿意救助希腊、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这些国家不仅没有做这些事情,反而借了一大笔现在已无法偿还的资金),它们正在遭受声色俱厉的威逼。

这些救助计划的预估费用相差很大,最终或许将超过德国在一战后的赔款金额。由于不愿救助希腊(许多希腊人直到现在,依然不愿意交税)和增长前景很不确定的意大利,德国人正在遭受痛斥。

他们正在被要求救助这些公共部门异常庞大,人口结构令人恐惧的国家。他们正在被要求用堆积如山的钞票,粉饰掉这些国家基本的经济问题。

诚然,德国人从欧元区和欧洲南部国家的经济泡沫中受益多多,德国和法国的银行也远远达不到无可指摘的程度。诚然,倘若欧元区垮掉,世界由此承受的后果将是灾难性的。诚然,危机袭来时,一个国家可以采取一些非常规措施,即便这样做有违其日常遵循的价值观。

但我们应该同情德国人。他们坚持让受援国家以结构改革换取救援资金的做法,并非自私之举。他们没有囿于某种僵化的意识形态。他们汲取了被弄昏了头的魏玛共和国的教训,没有迷信于猖獗的通货膨胀。他们正在捍卫整个西方的繁荣赖以存在的价值观、习惯和社会建构。

最可怕的事情是,许多训斥德国的人似乎极少致力于付出带来回报这一支撑资本主义的准则。一方面,一些技术官僚已经忘却了价值观。在他们看来,任何不能被计量,不能被建模的事物,皆为原始的,不相干的东西。另一方面,许多人是通过阶级斗争的视角来看待这场欧洲危机的。重要的,不是人们的行为如何,而是其身份——是一位富人还是穷人。举证责任针对的是富人,而穷人则是被无罪推定的一方。对再分配进行的任何抵抗总会引发愤怒的吼叫声。

金融危机带给我们的真正教训是,陷入危机时,你做你必须做的事情,救助银行和欧元区的薄弱政府。但与此同时,你必须锁定有助于加强付出和回报这一基本环节的政策。而且,危机过去后,你必须立即着手修补这个体系的合法性。

2008年的美国金融危机结束后,这一幕没有发生。危机的始作俑者从未受到问责。从未有一个退出战略,帮助我们解决巨额债务问题。困扰经济的结构性问题依然没有被解决。造成的结果是,美国陷入了可怕的信任危机之中,这种危机正在减缓经济增速,限制政府行动,把美国政治带向了陌生的方向。

欧洲不仅要避免一场金融危机,还要以一种不毒害繁荣之温床的方式做到这一点。哪一种价值观将受到奖赏,进而得以加强?是努力付出、生产率和自律意识,还是糟糕的治理?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欧洲人都需要给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纽约时报】德国和美国为什么富裕?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2208.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时事评论.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