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丙奇:学术江湖水有多深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12-3,星期六 | 阅读:1,305
作者:熊丙奇

媒体称中国科研缺乏验收机制 申请项目等同捞钱

科学项目一申请到手,就肯定能通过验收,成了中国科研界的常态。针对这种现象,媒体呼吁完善科研验收机制,让验收认真起来。(科技日报11月28日)

在当前的科研管理体系中,科研验收能认真起来吗?你如果让某一项目不通过,下次你主持的项目,极有可能也不能通过,为了不树敌,你必须得从长计议;你如果不在被评审方事先拟定的评审结论上签字,很快就可能接到各方电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如果再坚持己见,结果可能是就地排除在评审专家之外,今后再也不出现在评审专家之列,更严重的后果是,再想申请该项目设立方的课题,将十分困难……

学术的江湖“水很深”,利益关系错综复杂。据此,有人感慨,今天的教授怎么都染上了江湖气息,把学术搞得乌烟瘴气。于是,所采取的措施是,对教授们进行教育,将学术研究情况、课题验收表现,纳入学术诚信体系。

如果这能起到效果,验收不严格的问题,老早就解决了。恰恰相反,在验收中注重摆平各方利益,做到课题设立方满意、研究人员满意、研究人员的朋友满意、所在机构满意的人,会成为各方评价甚高的人,学术朋友遍天下,课题不愁、经费不愁、自己的科研项目、培养的学生,很难得到“差评”。而那些较真的人,如前所述,很快就会陷入困境,在学术圈中寸步难行。

验收只是当前学术利益链上的一环,在这一链条上,把握方向的是各种重大课题的设立方,之所以现在没有通不过的科研验收,那自然是设立方的旨意——如果项目不通过,意味着当初立项时出了问题,这不是影响设立方的政绩吗?如果项目得到的评价不高,意味着项目监管不严,这不是让设立方很难交差吗?而如果每个项目都通过、都得到很高的评价,这不是表明某项科研计划获得“丰硕”的成果,于是,领导脸上有光,大家也跟着有饭吃吗?

这就是我国当前科研体系的运行逻辑。所以,不要看科技管理部门对科研验收提出多么严格要求,大家并不会在意,因为,在这一体系中的人,都深知管理部门要什么。而且,也深知目前验收中的乱象,有很大部分就是管理部门直接参与其中造成的,比如,有人告状到管理部门,管理部门如果不轻信告状者,而是展开独立的调查,谁畏惧告状者呢?可大多情况下,管理部门成了老娘舅,出面进行调停。

学术要发展,必须摆脱行政体系,回归学术本位管理。这就是在科研项目的立项、管理、评价中,打破行政评价,改变行政力量对学术资源的主导,实行学术同行评价。对此,社会也很不放心,认为依照目前教授们的素养,很难实现学术同行评价。这是因果关系的倒置——在行政评价体系中,利益规则至上,教授们自然没有教育声誉与学术声誉可言,谁江湖化得彻底,谁就能如鱼得水;而在学术评价体系中,教授们必然转向注重教育声誉和学术声誉,虽然可能存在一个转变过程,但是,只要方向正确,就有建立良好学术秩序的希望。

而现在,很难看到这样的希望。据报道,一所著名高校的系主任,几年前,在国家重大项目的立项阶段,曾试图请国外专家来评估,避免中国的人情羁绊。为此,他请了行内几位世界顶级的科学家来华。“没想到,这些科学家刚住下,就被某位院士请去吃饭。发现专家可能不会做出对他有利的结论,这位院士马上就去告我的状,说这些专家都是我的朋友,肯定会把经费派给我的人。”院士告状,让主管官员感到为难,找他商量。无奈之下,他只好不再坚持由国外专家出具意见。这是典型的行政干预学术,最终,所有良好的改革设想,都会被行政力量出于各种利益因素摆明。

必须注意的是,行政的追求和学术的追求是不一样的,行政关注的是当下的政绩和利益,学术追究的是原创价值和学术贡献。以学术标准评价项目,甚至不会简单地以项目成果来定项目的成功与失败,因为科学研究的创新,是很难预估的,而失败在科学研究中也是十分正常的。也就是说,那种在立项时填表格、写方案,大谈可以取得什么创新成果,结果却把教授们变为“表格”教授的做法,也会随者学术评价的推进而取消。

沿着行政管理的思路,如果为了体现管理部门对学术成果的重视,再要求验收中,多少比例的项目不合格,结果可能是,这没有提高学术研究水平,却又成为“治”教授的手段。所以,不根本改革学术管理和评价体系,在当前的学术行政体系中,是不可能有完善的学术验收机制的。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熊丙奇:学术江湖水有多深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2164.html

分类: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科技新闻, 科技驿站.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