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与甲骨文的交易策略:妥协、缓和、安抚中美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9-16,星期三 | 阅读:18

AVID McCABE,ANA SWANSON,ERIN GRIFFITH

由中国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所有的TikTok周一表示已向美国财政部提交一份方案。
由中国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所有的TikTok周一表示已向美国财政部提交一份方案。

华盛顿——经过六周的时间、两道白宫政令、中国的监管新规以及多个竞购者的出现,社交媒体应用TikTok的收购交易最终可以归结为一个主要策略:缓和。

由中国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所有的TikTok周一表示,它向美国财政部提交了一份提议,旨在解决特朗普政府的担忧,即该应用可能会让中国政府获得敏感数据。

这份提议与特朗普总统在8月6日行政命令中的建议大相径庭,并非要出售TikTok在美国的全部业务。相反,字节跳动设计的方案是为了缓解来自中美的压力,安抚各方。相关讨论的知情人表示,具体来说,该提议制定的交易是为了满足特朗普的一些担忧,同时避开了可能允许北京阻止TikTok全部出售的中国新规。

根据提议条款,TikTok让甲骨文成为“可信赖的技术合作伙伴”,这是一家与白宫关系密切的商业软件公司。一位知情人表示,这一角色可能涉及甲骨文对TikTok——不仅在美国,还包括对全世界——用户数据的处理。

知情人还表示,TikTok确切的所有权结构仍在讨论中,但字节跳动目前的一些投资者预计将成为该应用的股东。一位知情人还说,该交易将使美国投资者得到对TikTok的投票控制权,尽管不至于掌握多数股份。这样的安排可以解决外国在美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的担忧,这一委员会对外国实体的投资进行审查,并对美国企业控制权和所有权进行区分。

TikTok还将把总部设在美国。(该公司目前在洛杉矶设有办事处。)讨论仍在进行,核心细节仍可能发生变化。

如今,这一提议能否实现,取决于是否能得到特朗普的支持,他之前曾表示,如果TikTok的美国业务在9月20日的截止日前还没有出售,他有意禁掉该应用。知情人说,特朗普的顾问——包括财政部长史蒂文·马努钦(Steven Mnuchin)和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似乎倾向于接受字节跳动提出的交易方式。

TikTok所有者字节跳动的北京总部。在这份提议下,TikTok将把总部设在美国。
TikTok所有者字节跳动的北京总部。在这份提议下,TikTok将把总部设在美国。

知情人说,马努钦和罗斯都在审查字节跳动的提议上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们都支持的解决方案,是通过将TikTok的一些关键业务移出中国——而不是彻底扼杀该公司——以降低国家安全和数据风险。政府中几乎没有强烈反对这一交易的声音,像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这位对华鹰派以及最激烈的TikTok批评者之一,在最近的讨论中发挥的作用微乎其微。

“这样一来,华盛顿高兴了,不用出售算法也让北京高兴了,字节跳动和TikTok以及甲骨文都露出了笑容,”韦德布什证券(Wedbush Securities)的科技分析师丹尼尔·艾夫斯(Daniel Ives)说。“对字节跳动来说,这是一种非常艰难的平衡,他们试图靠走钢丝来保持公司的独立性。”

TikTok在周一的声明中表示,摆在财政部面前的这项提议将“让我们能够继续支持在美国的1亿用户社区,他们喜爱TikTok带来的联系和娱乐。”甲骨文证实这是“字节跳动提交给财政部的方案的一部分”,但拒绝详细说明。

周一,马努钦在CNBC上描述了甲骨文如何成为TikTok的“可信赖的技术合作伙伴”,并称该软件公司“就国家安全问题做了许多陈述”。白宫拒绝置评,商务部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其余各方可能仍有兴趣参与交易。一直联合微软竞购TikTok的沃尔玛在周日的声明中表示,将“继续对投资TikTok保持兴趣,并继续与字节跳动领导层和其他相关各方进行谈判”。

在中国,官方媒体周一报道称,字节跳动不会将TikTok全部出售给甲骨文或其他任何竞购者,暗示该公司不会将宝贵的算法让予他人。上月北京颁布的规定实际上等于要求字节跳动在获得许可后才能向美国求购方出售技术。

在周一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也批评了美国对待TikTok的方式。

“TikTok在美遭遇的‘围猎’是典型的‘政府胁迫交易’,”汪文斌说。“这充分暴露了美方少数政客强取豪夺的真实用意和经济霸凌的丑陋面目。”

特朗普热衷于让人捉摸不定,在与中国打交道时,他曾做过不少出人意料的决定。近年来,他在一场贸易战中宣布对价值数千亿美元的产品征收关税,又应中国主席习近平的要求放过了像中兴这样的中国企业。

现在则必须说服他接受此前曾拒绝的那种妥协。今夏,TikTok及其投资者曾向政府施压,要求允许他们通过重新配置业务,包括将总部和数据存储移出中国,以解决任何有关国家安全的担忧。但特朗普拒绝了。

如果最终接受了一个没有将TikTok彻底剥离字节跳动的方案,特朗普可能会面临两党内对中国持怀疑态度的人的批评。

在其周一致马努钦的信中,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乔希·霍利(Josh Hawley)敦促政府拒绝字节跳动的提议。他说字节跳动“仍可以寻求将TikTok、其代码和算法全部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

“又或者,考虑到中国法律施加的限制,维护美国人安全的唯一可行办法,就是在美国有效地彻底禁止TikTok应用。”

David McCabe和Ana Swanson自华盛顿、Erin Griffith自旧金山报道。Raymond Zhong自台湾台北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David McCabe报道科技政策。他于2019年加入时报,此前供职于Axios。

Ana Swanson是时报驻华盛顿记者,报道贸易和全球经济新闻。她此前在《华盛顿邮报》工作,报道贸易、美联储及经济方面的新闻。

Erin Griffith常驻旧金山分社,负责报道科技创业公司和风险投资。在加入时报前,她曾是《连线》和《财富》的资深撰稿人。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TikTok与甲骨文的交易策略:妥协、缓和、安抚中美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17657.html

分类: IT观察,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