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人,一切韧性的来源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9-15,星期二 | 阅读:31

张缘

寻找真相永远是艰难的,但并非不可能。经济运行的规律,以及种种经济现象背后所隐藏的原因,长久以来一直是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热衷探讨的话题。

近年来,在经济学界有一种声调越来越高的呼声,那便是让经济学回归真实的生活。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比吉特•班纳吉(Abhijit Banerjee)在新书《好的经济学》(Good Economics for Hard Times)的序言中,就直言不讳地表示,所谓“艰难时刻”,其中一层意思便是经济学家面临的被大众抛弃的窘境。于是,注重实证的研究方式为经济学开辟了一条新路,尽管这并非什么创新,但却在这个时代得到了应有的重视。

不久前出版的《极端经济》(Extreme Economics),便是这样一本建立在实证研究基础上的作品,作者是英国央行经济学家理查德•戴维斯(Richard Davies)。

所有人都知道,“人”的因素在经济活动中具有价值。技能的高低、文化的差异、社会负担的多寡……各种各样的因素都会对劳动产出或者经济运转产生影响。

但对于经济来说,“人”到底有多重要呢?

2004年12月26日,巨大的海啸肆虐印度洋,印度尼西亚的亚齐省是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在洛格纳和兰普克,超过90%的村民死于海啸,人口数量从7500人下降到400人。从任何角度来讲,这都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不过很快,亚齐人就开始在灾区重建自己的生活,着手恢复经济活动。

灾后重建不是什么新鲜事,但书中的故事告诉我们,洛格纳和兰普克的重建在外部救援到来之前就已经开始,并且那里很快出现了非正规贸易和传统的金融网络——通过那些侥幸活下来的、掌握着一定专业技能和传统金融实践方法的人们。

相比之下,相隔不远的一个名为“中国——印尼友谊村”的重建故事值得我们注意。这是一座按照“理性”逻辑建造起来的新村庄:海拔更高的选址,牢固的砖房,以露天市场为商业中心的布局设计,带有编号的摊位,还有铁皮屋顶可以遮阳——由2000多人的团队,在14个月内建造了超过600套房屋。

看起来很美,不是吗?

但它失败了。

村里的居民依然选择在几英里外的班达亚齐工作,因为他们原来的住所离上班地点很近,而从新的居住地去上班更远、更费时。可想而知,市场上空空荡荡没有任何商业活动,只有到处疯长的杂草。作者适时地补充道:“分配到房子的家庭在海啸前是贫穷的、没有技能的和困难的,这些事实都没有改变。”

经济的韧性来自于哪里?书中引用了英国哲学家和经济学家约翰•穆勒(John Stuart Mill)说过的一段话,指出在一场战争或灾难摧毁了经济之后,社群出现复苏很是常见。这种复苏来源于这样一个事实:墙壁、桥梁和仓库这些有形资本,可能没有组成一个国家或社群的人的想法、技能和努力那么重要,因为人们将被号召重建所失去的东西。

这在里,作者提出本书最重要的一个观点,即经济活动的本质是人类的活动。如果忽视这一点,哪怕是本意良好的政策制定者,也可能让经济规划错到离谱。

紧接着,通过分析监狱这种极端环境中的经济活动,作者告诫我们,人类进行经济活动的冲动无法压抑。进一步说,我们没有办法从根本上消灭人类的需求,一旦这些需求不能通过正规市场加以满足,那么非正规市场就必然出现。同时,这样的一个非正规市场一定是自建的、有组织的,并且高度创新的。

肯定了人在经济活动中的价值,并不是答案的全部。作者接下来讨论了“公地悲剧”,并引出了社区(会)精神的概念:如果一个人在进行经济收益计算时只考虑自己,那么他所得出的答案以及由此所采取的行动,将有别于那些认识到自己的利益和社区共同利益相一致的人。

良好有效的社会是一种“隐性资本”。作者提到,在一个个人把自己的成功视为奋斗目标的地方,自杀率会更高。这是因为,一旦这样的计划出现问题,人们就难免感到失败和孤独。相反,在一个具有团结精神的社会里,由于人们的目标一致,当某人遭遇了失败,他会感受到社会内部提供的一种积极的相互支持的精神力量。

肯定了从“人”到“社会”的价值,这看似一套老生常谈的逻辑。但如果这套逻辑被我们放置在经济韧性的背景下进行审视,却也还有虚心聆听的意义——这是因为,破坏经济的挑战无处不在。

首当其冲的,便是错误的政策。“中国——印尼友谊村”的故事已经很能说明这个道理。百密终有一疏,政策制定者并非全知全能,当一些关键因素被忽略,那么结果就变得很难预期。

书中还有另外一个例子可以佐证这点,那就是巴拿马政府在1992年开始实施的造林补贴制度。在木材贸易严重破坏本地林业资源的情况下,政府鼓励种树的初衷不可谓不好。但因为这项政策并没有限制所栽树木的品种,于是大量的柚木树被种植起来。但这种树木却最终给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损害,带来了巨大的公共成本。作者也由此提醒,很多经济活动都具有此类外部性,因此人们要注意,不该在任何情况下过度地依赖市场。

其次,便是腐败。我这里简单把“腐败”分为两类。第一类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所见到的权力寻租行为。许多事实已经证明,哪怕是级别很低的腐败行为,也会因为鼓励公共资源的不当分配而产生严重后果。这是因为有些服务只有一个正常运转的国家才能够提供,当腐败导致这些服务的供应逻辑出现扭曲时,每一个人都会为此付出代价。

第二类则是权力垄断的政府对经济活动的“计划”与操纵。书中以刚果(金)为例。蒙博托时期曾经制定过一项农村政策,其核心思想是:控制农产品价格,以较低价格从农村获得供应给城市的主食和工业原料;由于农作物价格降低,食品价格也会降低,从而企业给工人支付的工资也可以很低;随着国家工业化的发展,企业利润不断提升,于是便可以有更多的资金用于推进工业化。

然而,这种“计划经济”并没有按照政府所设定的剧本发展。由于农产品价格过低,农民失去了种植农作物的积极性,反而减少了农作物的产出,结果导致刚果(金)从原本的粮食出口国变成了进口国,而工厂也不得不通过昂贵的进口来获得工业生产的原材料。

《极端经济》这本书所讨论的话题并不止上面我所提到的这些内容。本书还讨论了未来世界经济所面临的极大挑战以及应对方案。但我更愿意梳理出这条对于当下中国读者来说最具意义的主线——用复苏的故事,讲述“人”以及由人构成的统一目标的社会作为经济韧性来源的道理,同时又用各种失败的案例,告诉我们强韧经济所面临的种种挑战,并以此作为观察与判断今天中国经济发展的一道刻度。

《极端经济:韧性、复苏与未来》,理查德•戴维斯/著,中信出版社,2020年8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邮箱 fang.wang@ftchinese.com)


来源:FT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书评:人,一切韧性的来源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17625.html

分类: 图书评论, 多向思维.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