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看待外交政策的四种基本方式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8-12,星期三 | 阅读:85

作者:曹化银 译

按:本文选自沃尔特·米德《美国外交政策及其如何影响了世界》(曹化银 译),中信出版社,2003年版,导言部分。

这是一本有关美国外交政策成功之道的书。在200多年的时间里,美国从大西洋沿岸的几个殖民地成长为世界历史上最为强大的国家。外国人和美国人自己都认为这一显著发展理所当然。在美国崛起为世界大国的过程中,多数观察家认为美国不太关心外交政策,也不擅长制定外交政策。甚至今天在美国,多数决策者和权威人士都认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外交政策只起到了非常有限的作用,研究以往的历史记录毫无意义。

当理查德·利昂和世纪基金会委托我撰写一本有关冷战后美国外交政策的书时,我发现自己越来越想质疑这一传统认识。我怀疑,美国在混乱无序的国家斗争中取得成功是否不仅仅是因为运气,不仅仅是因为俾斯麦所谓美国、醉汉和傻瓜所享有的上帝保佑。我也怀疑美国外交政策是否有自己的逻辑,一种不同于欧洲传统大国外交政策的逻辑。

有两种矛盾现象促使我琢磨这些问题。第一,有一个奇怪的事实,即尽管传统上许多外交政策讨论至少隐晦地认为民主顶多是个枝节问题,最次是对外交事务的严重障碍,但在20世纪,民主国家在外交政策方面一般比君主国家、独裁国家更为成功。最明显的例子来自德国和日本。

第二,我也不能逃避这样一个事实:世界历史上两个最强大的国家是欧洲人仍然称之为“盎格鲁-撒克逊”的国家(英国和美国)。这两个国家除了具有大量文化共性之外,与多数欧洲国家不同,从历史上讲,它们看待世界的方式迥然不同。以前的大英帝国,现在的美国,都不仅仅关心世界某个角落的势力均衡,也关心今天所谓“世界秩序”的演变。世界范围内的贸易和金融体系使英国和美国富有起来,这些财富赋予它们投放军事力量的能力,确保了国际体系的稳定。英国和美国都没有花太多时间考虑欧洲大国外交中的传统军事安全因素,而是花更多时间考虑金钱和贸易。“店主国家!”拿破仑曾这样嘲弄英国,但是店主最终战胜了他。

难道是英国店主和美国民主主义者懂得外交政策,而拿破仑和俾斯麦却不懂?

这些问题促使我研究美国的外交政策历史。我的发现已经改变了我看待这个题目以及今日美国政治的方式。

首先,出乎我所料,我发现在整个历史进程中,外交政策在美国政治中发挥的作用非常重要。现在有关北美自由贸易区和世界贸易组织的斗争是美国在贸易问题上长期政治斗争的最新阶段。在二战乃至一战之前很久,外交政策问题就决定着美国的选举,塑造着美国政治,驱动着美国的经济增长。

我还发现,几个世纪以来,美国的外交政策思维已经相对稳定。乔治·华盛顿政府时期的外交政策争论(华盛顿所参与的最激烈的政治斗争都是有关外交政策的)显然与当今时代的争论紧密相关。

几个世纪以来,美国人好像有四种看待外交政策的基本方式,反映了几种看待国内政策的截然不同而有时又相互补充的方式。汉密尔顿主义者认为,国家政府与大企业之间的强大联盟是国内稳定和国外有效行动的关键,他们长期关注国家以有利的条件融入全球经济的需要。威尔逊主义者认为,美国负有向全世界传播美国民主和社会价值观、创造接纳法治的和平国际社会的道德义务和重要国家利益。杰斐逊主义者认为,美国外交政策应当少关心向外传播民主,多关心国内的安全。在历史上,他们一直都对汉密尔顿主义和威尔逊主义政策持怀疑态度,认为美国卷入了许多没有必要的海外同盟关系,增加了战争风险。最后是一个很大的人民主义学派,我称之为杰克逊主义。该学派认为,美国政府在外交和国内政策方面最重要的目标应该是美国人民的物质安全和经济富足。美国独立战争时期旗帜上的响尾蛇警告人们:“不要伤害我!”杰克逊主义者认为,美国不应当主动挑起国际争端,但在其他国家对美国发动战争时,杰克逊主义者同意道格拉斯·麦克阿瑟的观点,即“除了胜利,别无他求”。

这四个学派影响了从18世纪到21世纪的美国外交政策辩论。它们在乔治·W·布什时期与在乔治·华盛顿时期同样重要,而且综合起来看,美国外交政策将在它们之间的碰撞和争论中继续前进,一直到遥远的将来。

虽然本书试图解释美国崛起为世界大国的过程,但绝非为美国高唱赞歌,被一些人看成美国企图统治世界的“命定说”。20世纪90年代的经济长期繁荣引发了一些有关美国资本主义方式和美国实力增长的常胜主义言论。这本书不是那些言论的一部分,它的落脚点是一种谨慎小心的提示,而非不可一世的结论。在20世纪每次大型战争(两次世界大战和冷战)结束之后,美国就有许多人声称“历史已经结束”。每次都有人认为,随着邪恶势力被击溃,美国及其盟国将在战后建立起一个公正、和平和民主的世界秩序。

唉,历史却有自己的前进方式。冷战结束十多年之后,现在好像已经清晰可见,21世纪正给美国带来新挑战和新问题。不是所有国家都将变成民主国家,不是所有民主国家都同意美国管理世界的方式。外交政策不会成为梦想世界,美国的选择有时可能是痛苦的,再加上新世纪的新机遇和风险,有可能发生新的战争,出现新的问题,甚至还不如刚刚过去的那个血腥世纪。

但是,如果说这本书不是常胜主义的,它却是乐观主义的。美国外交政策不会终结历史,但已经发挥了突出作用,让美国随着历史前进且不断繁荣。我不知道美国当前的优越地位会持续多久,也不知道世界是否还会经历一个美国世纪。我也不敢肯定又一个美国全球霸权世纪是否是美国人应该期盼的东西。但是,美国独特的外交政策体系创造了漫长而成功的记录,使我完全可以相信,不管世界发生什么事情,美国的外交政策传统都能给美国人民带来真正的希望,他们会享有一个繁荣而民主的未来。

2001年7月


来源:保守主义评论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美国人看待外交政策的四种基本方式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16964.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