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重拾基建老路,这是振兴经济的良药吗?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7-30,星期四 | 阅读:70

KEITH BRADSHER

在中国最大的工业设备生产商徐州工业机械集团旗下的一家工厂里,生产矿山机械的焊工。
在中国最大的工业设备生产商徐州工业机械集团旗下的一家工厂里,生产矿山机械的焊工。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徐州——在徐州一座巨大的工厂里,100名新工人刚被雇来生产大型建筑起重机。在附近另一家大工厂里,工人们辛勤工作到午夜,组装钻床和隧道挖掘机。几条路之外,一家生产自卸卡车的工厂接到的订单足够忙到明年。

这些工厂,以及该市另外六家工厂,都属于徐州工程机械集团,这家国有工业巨头生产中国最近建筑热潮背后的超大型机械。

这家中国最大的建筑设备生产商,属于中国政府新冠病毒大流行后重振经济战略的核心,北京在这项历经考验的战略上加大了筹码:投资国内基础设施项目。

徐州的一个建筑工地。
徐州的一个建筑工地。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40年来,外国市场帮助推动了中国的快速增长。但现在,中国又开始与本地客户——它自己——做生意。中国政府再次大举投资本国基础设施,雇佣了数百万人,不仅修建新的公路、铁路和排污系统,还为这些项目制造必要的设备。

“今年是海外合同非常糟糕的一年,而且我不能出差,”该公司(以缩写徐工集团更为人知)钻井和隧道设备经理文森特·曹(Vincent Cao,音)说。他表示,尽管存在这些限制,但生意很好。他还说:“今年是中国的好年头。”

从表面上看,中国的战略似乎正在奏效。大规模投资帮助中国成为疫情暴发后第一个经济出现反弹的主要经济体,4月至6月的产出较去年同期增长3.2%。中国经济正在复苏,与此同时,欧洲的衰退程度似乎比最初预期的要严重得多,美国经济也在苦苦挣扎。

徐州徐工集团工厂里的工人。
徐州徐工集团工厂里的工人。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随着疫情后业务的蓬勃发展,徐工集团的工人们纷纷领到了优厚的加班工资。
随着疫情后业务的蓬勃发展,徐工集团的工人们纷纷领到了优厚的加班工资。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债务推动了中国的基建热潮。
债务推动了中国的基建热潮。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以往的投资活动为中国带来了一些世界上最好的基础设施,包括最快的火车和最长的跨海大桥。但最新的举措也有自身的风险,并使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应对经济低迷的方式不一致。

此外,一些中国经济学家说,中国不需要更多破纪录的大型项目,而应该从一些规模不大的项目中受益,比如在靠近居民住宅的地方修建更好的排污管道。虽然这些不那么光彩夺目的基础设施项目提高了人们的生活质量,但它们不会给负责监督这些项目的地方官员带来多少荣耀或政治回报。

中国工业巨头们能够繁荣发展,靠的是建设国家的主要项目,而不是改善社区的污水管道。长期担任徐工集团董事长的王民表示,他希望为大型项目制造大型机械,在这个领域,其他中国企业几乎无法与之竞争。

得知徐州的一条污水管道正在更换,并且使用规模不大的施工设备时,王民并不热心。“小型化的产品,以挖掘机为例,质量同质化了,谁都能做,”他说。“而大型化的产品很难有人做出来做的好。。”

徐工集团的董事长王民说,他希望为大型项目制造大型机械,这是中国其他企业很少能与之竞争的领域。
徐工集团的董事长王民说,他希望为大型项目制造大型机械,这是中国其他企业很少能与之竞争的领域。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早在建造世界上最大的起重机和推土机之前,徐工集团就在二战期间开始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生产地雷。1950年代,该公司曾短暂生产犁,后来转向制造工程机械。

这家由徐州市政府控股的公司虽然不再生产武器,但仍与国家和军队密不可分。徐工集团一直是中国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国家的繁荣,它也在蓬勃发展。

在中国上一次为帮助国家摆脱全球金融危机而掀起基建热潮期间,徐工集团的销售额从2008年到2010年飙升了8倍。2013年,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巨额贷款,让它们购买中国制造的商品。徐工集团也参与进来,通过向委内瑞拉和尼日利亚等国出口产品赚了一笔。

现在,该公司再次改变了策略。许多发展中国家难以偿还中国国有银行的债务,也无力购买推土机和其他设备。中国几乎完全关闭了边境,这令徐工集团的管理人员更加难以在遥远的市场完成交易。

徐州火车站的高铁列车。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政府应该把重点放在规模不那么大的基础设施项目上。 
徐州火车站的高铁列车。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政府应该把重点放在规模不那么大的基础设施项目上。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但中国也在向内看。习近平将扶贫作为国家今年的最高经济目标。中国许多最贫困的地区都是偏远村庄,要把公路和铁路延伸到这些地区,需要大量的桥梁和隧道建设。这意味着要投入大量人员和大量徐工的设备。

中国排名第二的领导人、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今年5月呼吁,中国的大部分新建设支出应在人们的居住地附近进行。这将使数以百万计在出口商品厂家失去工作的农村工人更容易找到新工作,而不用迁移到遥远的城市。

中国最近的建筑热潮规模巨大,徐工集团在其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中国有37个城市正在建设总计150条新地铁线路,该公司正在为其中一半的城市制造所需的设备。

中国的高速铁路系统已经连接了700多个城镇和城市,其扩张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每年购买的打桩机数量是欧美市场总和的三倍。世界最大的打桩机生产商徐工集团提供了其中大部分。

中国建筑热潮规模已经非常巨大。37个城市正在建造共计150条地铁线路。
中国建筑热潮规模已经非常巨大。37个城市正在建造共计150条地铁线路。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北京对中国基建投入巨资,雇佣数以百万计的工人,不仅是为了建设公路和铁路,还为这些项目制造必要的设备。
北京对中国基建投入巨资,雇佣数以百万计的工人,不仅是为了建设公路和铁路,还为这些项目制造必要的设备。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徐工集团的定位是世界上第三大施工设备生产商。
徐工集团的定位是世界上第三大施工设备生产商。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但中国通过建设以摆脱经济衰退的计划,与大多数西方政府的政策形成了鲜明对比。西方经济学家通常建议将资金直接转移到消费者手上,而不是修建更多铁路和高速路。

“把钱给消费者,比把三分之二的钱花在钢铁、石油和其他东西上更有效率,”北京大学的金融学教授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说。

今年春天,中国许多地方政府尝试通过发行每张价值数美元的餐饮和其他消费的优惠券来重启消费支出。但中央政府随后否决了这一想法,转而推动各省市投资基础设施建设。

结果,地方政府大量举债来支付建设费用,使中国领导人多年来一直试图控制的巨额债务雪上加霜。但偏远地区的建设项目可能难以产生足够的经济回报来偿还债务。在小型城镇建成的数十个新高铁站最终很少见到付费的乘客。在一些站点,每天只有不到三次列车停靠。

徐州一处新地铁站。
徐州一处新地铁站。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不过,所有这些建设都有利于徐工集团的业务。

目前,该公司即将超过强鹿(John Deere),成为同领域全球第三大制造商,仅次于卡特彼勒(Caterpillar)和主要竞争对手小松制造(Komatsu)。集团董事长王民称,他打算在未来15年让徐工成为该行业全球最大规模的公司。

“这是我的梦想和追求,”他说。

他说,为此,他计划今年秋天会公司所有权进行彻底改革。徐州市将保留34%的股权,而江苏省将获得17%的股权。

另外47%的股权将直接出售给一群大型私营和公共领域的投资者,最后2%的股权则由徐工集团管理层收购。王民说,徐工集团已经开始为这笔交易面试可能派上用场的财务顾问,他拒绝评估这笔交易的潜在价值。

在徐州,可以从庞大工厂时刻不停的喧嚣声中听出徐工集团的成功,这也反映在了其2万名员工丰厚的加班工资上。

工厂工人拿到的丰厚报酬还没有流入当地商业,包括辛晓理的水果摊。
工厂工人拿到的丰厚报酬还没有流入当地商业,包括辛晓理的水果摊。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除了标准的每周6天工作制之外,仅起重机工厂就计划了一个月内进行两个周日的额外生产。工人们在周日挣双倍工资,负责带领一组工人建造小型起重机的宋德成(音)说。

然而,这些额外资金流向其他行业的速度一直很缓慢。虽然徐工集团蒸蒸日上,但中国广大地区和徐州其他一些地区都仍在挣扎。

过去,这座城市的一座覆盖两个街区的建材市场里挤满了购物者和修理工,尘土飞杨,有许多专营油漆、碗柜和五金商品的小店。最近的一个下午,除了商贩,这里空无一人。砂浆销售员单克虎说,唯一的顾客就是想低价囤积商品的投机者。

“我们就尝试保持原来的价格,”他说。

徐州的食品批发市场也有类似的担忧,这一开放式的钢棚市场有如迷宫,足有一个街区长。餐馆用品商贩曹芳说,餐馆基本上已经不再购买炊具和盘子了。

在另一个商贩的摊位上,有一半的香蕉已经熟得卖不出去了。

“比之前好多了,”水果商贩辛晓理说。“但还没到我们正常水平。”

徐州一处建筑工地。
徐州一处建筑工地。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Coral Yang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Keith Bradsher是《纽约时报》上海分社社长,曾任香港分社社长、底特律分社社长。他之前曾驻华盛顿报道国际贸易新闻,后驻纽约报道美国经济和通信行业,还曾担任航空业记者。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重拾基建老路,这是振兴经济的良药吗?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16741.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