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二季度GDP同比增长3.2%,经济不确定性犹存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7-16,星期四 | 阅读:46

Keith Bradsher

5月,北京晚高峰时段的通勤者。
5月,北京晚高峰时段的通勤者。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北京——随着大流行病迫使城市关闭,购物者留在家中,欧洲和美国的经济状况仍然饱受煎熬。但有一个主要国家再一次经历增长:中国。

中国官员周四表示,与去年同期相比,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从4月到6月经济增长了3.2%。与第一季度相比,这是一个突然的转变——当时经济萎缩了6.8%,是中国近半个世纪以来首次承认经济收缩。

经济的复苏表明,威权政府通过广泛检测旅行限制成功地控制住了新冠病毒疫情,此前其早期失误延迟了响应,并激起公众的愤怒。但经济反弹也反映出,政府继续依靠建设公路、铁路及其他基础设施项目来刺激经济发展,而不是依靠国内消费。

这种做法让人怀疑中国的经济好转是否可持续,以及能否成为推动全球经济摆脱低迷的引擎。

中国需要提振国内消费,因为随着其他国家陷入衰退以及全球失业率上升,其出口需求正在放缓。中国的工厂生产家具、消费电子产品和大众市场汽车的速度,远高于国内或国外消费者的购买速度。

复旦大学经济学访问学者徐赛兰(Sara Hsu)说:“看上去不匹配的现象仍然存在——人们的消费量没有以前那么大。”

中国食品杂货和其他必需品的销量在整个疫情时期一直保持强劲。但是,人们在餐厅用餐、酒店住宿以及其他不必须的商品和服务上的消费意愿仍然没有完全恢复。

“生产的恢复远好于需求的复苏,人们对可选产品的需求不足,”大众汽车集团中国区首席执行官冯思翰(Stephan Wöllenstein)说。

上海一处挂有股市行情灯牌的立交桥,沪深两市均有所上涨。
上海一处挂有股市行情灯牌的立交桥,沪深两市均有所上涨。 Alex Plavevski/EPA, via Shutterstock

截至周三收盘,本月前半个月,上海和深圳股市上涨了14%。如此强劲的反弹使一些分析人士担心,这可能是另一场投机狂潮的开始,就像2015年初那次,导致当年下半年和2016年初的股市崩盘。

然而,就中国经济本身而言,谨慎的乐观情绪正在出现。大型在线零售商京东的经济学家沈建光说:“经济肯定在好转。”

国家统计局周四还宣布,6月份工业生产同比增长4.8%,固定资产投资、尤其是基础设施投资有所提高。零售表现仍然相当疲软,上个月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8%。

经济增长是由基础设施投资的增加推动的。为了给即将开工的项目提供资金,北京迅速批准了地方政府发行债券,例如在大连修建一条地铁线和在西安翻修火车站。政府还以不裁员为条件,向企业提供了快速贷款和其他补贴。

尽管采取了这些措施,仍有数千万中国人失业,尤其是年轻人。政府试图做出回应,大幅增加了研究生院今年秋天的名额,甚至重新定义了就业机会,将博主和专业电竞玩家包括在内。

每年12月或1月,成百万工人和服务人员通常会辞工回老家过农历新年,然后在2月下旬或3月返回城市时寻找新工作。但是今年假期结束后,由于餐馆、旅馆和许多出口工厂几乎没有重新招人,许多人仍在失业中。

与美国和其他国家一样,新冠病毒大流行造成的经济放缓扩大了中国的贫富差距。沈建光说,销售数据显示,村镇和较小城市,以及低收入家庭的支出出现了下滑。但较为富裕的家庭更有可能在家工作,或拥有可观的储蓄,他们仍在消费。

沈建光表示,大城市的消费也保持着相当强劲的势头,中国几乎所有富裕家庭都生活在大城市里。

中国第二季度经济表现强劲,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统计上的偶然。4月和5月,由于石油、铜和其他大宗商品价格下跌,中国的进口支出减少。这意味着中国拥有更大的贸易顺差。在各国的核算中,较大的贸易顺差表现为更快的经济增长。

但在过去几周,这些商品的价格已经回升,因此,从目前到9月份,中国的经济表现将不会反映出同样的进口节省。

5月,中国东部江苏省连云港,等待出口的挖掘机。
5月,中国东部江苏省连云港,等待出口的挖掘机。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问题是,西方许多商铺目前已是举步维艰,尤其是在新冠病毒新确诊病例急剧增加的美国,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出口能否维持住。与去年相比,中国6月份的出口仅增长了0.5%。

由UPS控制的大型仓储物流公司Ware2Go的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丹顿(Steve Denton)表示,从3月到7月中旬,该公司的货物仓储量猛增17%。其中有许多来自中国。

在中国,消费也受到了新冠病毒的影响——尽管有时是以意想不到的方式。今年春天,由于担心乘坐公共汽车、地铁或其他公交工具可能感染病毒,许多家庭最初急于涌向汽车经销商。但是随着疫情几乎完全平息,面对整个经济的整体疲软,人们开始设法节省开支,于是重新考虑是否购买大件物品。

戴姆勒(Daimler)和大众(Volkswagen)前高管、目前在科尔尼(A.T. Kearney)咨询公司负责中国汽车业务的许健说,很多家庭都取消了购买新车的订单。

根据中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的数据,中国各地经销商上个月的汽车销量比去年6月减少了6.2%。但销量下跌的部分原因是,许多汽车制造商在去年6月打折,以便在7月更严格的排放标准生效之前多售出大量汽车。

4月,北京市中心的水果店。
4月,北京市中心的水果店。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在春末发生过几波新冠病毒疫情,特别是6月中旬在北京的一波,导致50多个小区遭到封锁

但北京只占中国人口的1.5%,在国民经济中所占的比例略高于这个数字。其他的疫情发生在这个国家更小且更不富裕的遥远东北部地区,这些地方在经济上的重要性甚至更小。

许多在中国的商人担心,需求疲软会给他们带来不可抗拒的降价压力。他们的收入将会因此减少,使得难以偿还贷款。

徐州的海鲜商人孙凤玲说,最近几周,她被迫将小龙虾的价格降低了三分之二。养殖户整个春天都在继续饲养小龙虾,现在满塘都是,但需求反弹的速度很慢。

但是仍有一线希望,其他的收成开始好转。“螃蟹都已经卖完了,”她说。

Coral Yang自上海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Keith Bradsher是《纽约时报》上海分社社长,曾任香港分社社长、底特律分社社长。他之前曾驻华盛顿报道国际贸易新闻,后驻纽约报道美国经济和通信行业,还曾担任航空业记者。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二季度GDP同比增长3.2%,经济不确定性犹存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16528.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