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政策】摇滚吧!平壤!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10-24,星期一 | 阅读:2,521
译者: 墨澜 2011年10月24日 | 原作者: ISAAC STONE FISH

原文:Pyongyang Rock City – By Isaac Stone Fish | Foreign Policy

朝鲜平壤 在通往东平壤大剧场那有着雕刻的入口旁,一位宛若美人鱼般优雅的女子正像是在星空浩海里遨游似的吹奏着长笛。外面停车场上本地人在九月的阳光中,在有着标线的混凝土地上打网球,这只网球因为使用时间太长表面的绿色丝绒已经脱落。“这是最高领导人的特别剧院。”一位大嗓门这样嚷嚷道。

我到这里是为了看三池渊,朝鲜新的“流行乐队”。与通常意义上的“流行乐队”那种吉他、贝斯、键盘、鼓的四件套不同,三池渊是由好几十个人组成的。他们演奏小提琴、钢琴、手风琴,并且主要是歌颂金氏王朝的统治和朝鲜人民的功绩,他们是朝鲜国教的宫廷乐队。

而我们这个由接近24人组成的来自发达国家的旅游团将有机会听到三池渊乐队的演奏。官方上,朝鲜是欢迎美国游客的。在2008年旅游时的向导告诉我:“如果有人把美国人看作是美国混蛋或者是美帝国主义者,我就会把它翻译出来。我希望这样你可以接受。”那位向导还带着抱歉的语气说:“我只是在完成我的工作。”

每年有上百名美国人通过简单的申请程序跟团访问平壤,游程包括参观金日成陵墓、美国间谍舰普魏布勒号——这艘军舰自1968年就开始停泊在平壤,也是现在美军唯一在海外被俘获的军舰,还有歇斯底里的解放战争胜利博物馆——这座博物馆主要是强调了美国在朝鲜战争中的邪恶。朝鲜旅游业似乎正在发展,比起从前传统的四日游,美国人访问这个国家变得容易起来。有些政府的投资考察团项目最近开始提供游艇服务了。

韩国就像是刚跳出来的井底之蛙,想要向人们证明你能够做到的一切他们都可以做的更好。(比如平壤修建了一座比巴黎的还高33英尺的凯旋门)除了过于庞大的军队数量,朝鲜在的文化方面努力更是如此。面对游客的群众活动有着吉尼斯世界记录里最大的规模,有100090名表演者参与。伦敦东方及非洲研究学院的基恩•霍华德是朝鲜音乐方面的专家,他回忆道:“一位意大利指挥家到平壤演出,之后本地的指挥家就重复了他的演奏,在当地电视上收到了好评。”

朝鲜也出品一些没有太大竞争力的文化产品。出版商卖的童话是关于剥削的土地主的。而其本身的电影业受到伟大领袖金正日的喜爱,电影的内容大多关于朝鲜如何受到日本人的折磨。最大的艺术工作室雇佣上了千名员工,他们画作的内容大致是钢铁厂或者是各种各样的金正日凝视着悬崖的照片。甚至有传言有的艺术家还养着长发。

但在朝鲜人的生活中音乐的存在确实很广泛,至少其中有一部分得到了外国顾客的赞许。卡拉ok机和吸引人的歌唱侍者在对外国人开放的餐厅里都有。最近的一次旅行中,我在平壤地铁的扶梯上听到了一首悲伤的歌曲,在地铁里面也有一样的歌曲正在播放。我们旅行团在公园里的时候有些为了吸引我们注意的朝鲜人会不由自主地唱出歌曲来。

金氏王朝对于这种音乐有着很长时间的培育,金日成在自己的教堂里像孩子一样弹奏乐器。在他的文章《应该走哪条音乐创作道路:和作者的对话》里,金正日写了两个版本的《金日成将军像太阳》一个是E大调另外一个是D大调。尽管金正日更喜欢D调的,但是金日成说:“当用更高调唱这首歌的时候可以更好地表现其中的情感。”金正日认真的听取了意见并且认为使用高音调演唱这首歌更有感情上的活力。

音乐可以传递政治信息,有些时候是具体的,有些时候是宽泛的,这些都是朝鲜表面上相比于韩国的优越的体现。“你可以以国家的意识形态作为歌词和歌曲的内容,”霍华德这样说道。有些朝鲜的观察家会洞悉乐曲的“脚步”——据报道朝鲜儿童中有一首关于“金领袖”的歌曲。这被人们视为金正日可能选定金正恩作为其官方继承人——少帅的信号。“没有官方的备忘录透露了这件事情,但是人们可以从音乐里面得到信息。”太平洋路德大学在亚洲音乐外交的方面的专家亚当•卡斯卡特这样说道。

朝鲜缺乏传统意义上的流行明星,整个国家最流行的歌手是洪勇熙。她在一出革命剧《采花女》里面出演,这出剧是关于贫困的农村人民受到地主折磨的故事,她的头像也曾在旧版的朝鲜一万元纸币上出现过。普天堡电子乐团在Myspace主页上还提供免费下载,但是这些《没有你就没有祖国》和《团结的彩虹》之类的似乎在国际上没有多少让人了解的潜力。许多韩国乐队都有一个特色的手风琴,这是从苏维埃模式的文化中学来的。“手风琴很便携,如果你在乡村中或者是舞蹈课堂中你就没有办法得到一架钢琴。”

三池渊乐队在万寿台艺术剧团表演,这个地方是为了纪念金日成在二战之后获得国家统治权而得名的。就像朝鲜其他组织一样,三池渊乐队的名字也来自金家宫殿里面的故事。这是一个具有很强的对日战争纪念意义的地方。朝鲜中央通讯社说,三池渊乐队赢得了许多外国游客的好评。有些游客对于他们演奏和歌唱的天赋、不受干扰的演出素质、以及富有节律的演奏感到印象深刻。中央通讯社说,这支乐队的新年音乐会每每都是爆棚。在朝鲜没有通过对于乐队成员访谈的途径可以证实这些说法。我的朝鲜向导对于这样的演出并不感冒。我的向导告诉我:“我还是比较喜欢交响乐。”

但对于我来说,当我置身于剧院里时还是非常激动。就像2008年参加纽约爱乐乐团的演出一样的期待乐队登场。我们坐在一排从日本来的韩国学生妹后面,他们来自朝总联或者说是亲平壤的韩国外籍人士,他们带着金正日徽章并在私下激动地私自议论着。他们拿着昂贵的相机向我们走来,做着V型的手势找我们要合影。

灯光暗了下来,一个穿着闪亮白色裙子的女子走了出来用颤抖的声音称赞着金正日。歌者随后走了出来,这个女子穿着相配的单色衣装,而男子则身着西服。他们在一连串的革命图像组成的背景墙前表演着,有自由塔、风中飘舞的朝鲜国旗、森林里的燃燃大火、穿越山峦中的土地的一组镜头。

和着背景乐器小号、长笛、弦乐器以及钢琴,歌手在台上唱着他们关于“伟大领袖金日成万岁”、“在你的引导下获得胜利”、“烤板栗之歌”等等。表演者像对着观众排练一样自己唱歌却不怎么言语,他们似乎好像不怎么与观众进行交流。

15分钟之后我变得焦躁不安起来,开始环视周围的观众。许多西方人全神贯注地坐在那儿好像这些人可以把宣传主体思想的歌唱变得和劳伦斯•威尔克的表演一样迷人。朝鲜人却看起来不怎么在乎。他们开始窃窃私语,盯着墙壁休息起来,有一个女子甚至睡着了。

突然整场的气氛发生的变化,一个顶着蓬松卷发,带着白色领结的高个子男人出现在了台上。他的眼中看上去好像在剧院中到处搜寻,在观众在引起了一阵窃窃私语。这音乐好像交响乐和雅丽达游戏机声音的混杂。当这个男人唱歌的时候,他在舞台上自信的走动着,双手打开表示欢迎。观众也开始一起打节拍。突然一个音符之后音乐停止了15秒,男子脸上露出了真切的笑容,观众们都爆发了。我也跟着一起鼓掌。过了一会刚才的那个表演者回来了,像刚刚睡着的女子一样,我也很快睡着了。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外交政策】摇滚吧!平壤!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1521.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