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恶人卡扎菲的逃亡者之死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10-21,星期五 | 阅读:2,590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当地时间10月20日,利比亚的黎波里街头,人们庆祝卡扎菲被捕身亡。一名男子展示卡扎菲被捕时的照片(资料图片)

他是个古怪又险恶的人物,是国际恐怖主义的“疯狗”资助者,自诩是戴着太阳镜、身穿飘逸长袍的革命式哲学家。他在利比亚国内的暴虐行径激发了广泛的武装反抗,而这种反抗得到了西方国家的支持。

穆 阿迈尔•卡扎菲(Moammar Gadhafi)周四在其家乡也是他最后的据点苏尔特被捕并死亡,结束了这个标志性独裁者变化无常的一生。他对利比亚统治了近42年,其在位时间超过当前 世界上任何一个领导人。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周里,卡扎菲是以一个逃亡者的身份在自己国家里度过的。

卡扎菲下台是在今年8月,当时北大西洋公 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的空袭迫使他离开了自己在的黎波里防卫森严的住所,这不仅为今年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最为血腥的反抗运动之一画上句点,也抹去了利比亚长期以来的被遗弃者身份。但卡扎菲之死(这一消息由在北约支持下追捕他的反对派发布)留下 的是一个被战争蹂躏得千疮百孔的利比亚,没有公民制度且难于治理。

自从反对派武装近两个月前夺取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的控制权后,69岁的卡扎菲就一直下落不明。期间,既有人说他消失在了利比亚南部空旷的沙漠里,也有人说他躲藏在地中海沿岸、距的黎波里以东225英里(约360公里)的苏尔特附近。

他在藏身处曾偶尔向其武装追随者发表过不长的录音讲话,誓言要像他当年进入这个舞台那样离开这个舞台,要以他自称的利比亚革命守卫者的身份离开。这些追随者当时撤退到苏尔特准备进行最后一搏。

卡扎菲在10月6日播出的录音(已知的最后录音)讲话中说,利比亚殉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并呼吁支持者与北约和利比亚新成立的全国过渡委员会(National Transitional Council)进行战斗。他说,要无畏!要起来反抗!要到街上去!

由于反对派领导人坚决表示,要对卡扎菲穷追到底并将其绳之以法,所以几乎没人认为他会投降或逃离利比亚。卡扎菲曾在今年2月宣称,我不会离开这片土地,我要像烈士一样死在这里。当时,利比亚人民在中东地区反独裁主义热潮的感召下,正对卡扎菲群起而攻之。

在 他那个时代的独裁者中,卡扎菲算是“超凡脱俗”的一个,这更多地要归功于他古怪的人格力量,而不是利比亚的重要性。他统治着650多万人口。利比亚虽然富 产石油,但却在除石油以外的几乎所有领域都一穷二白。他在国际上臭名昭彰,主要原因是他在海外支持恐怖主义的政策,不过近年来他放弃了这一政策。

卡扎菲在利比亚国内特有的个人崇拜目前几乎已经消失殆尽,但他却留下了混乱的遗产,包括缺乏可靠的治理制度以及地区间和部落间严重分歧的局面,这些分歧可能会导致新的流血冲突,并让目前正在接管国家权力的反抗运动大伤脑筋。

卡扎菲出生在苏尔特附近,是在一顶贝都因人的帐篷里呱呱坠地的。他27岁担任陆军上尉时,埃及的纳赛尔(Gamal Abdul Nasser)发起了阿拉伯民族主义革命,他受此启发领导了一场军事政变,推翻了利比亚国王衣德里斯(King Idris)。卡扎菲建立起独裁统治,并给自己冠以冠冕堂皇的称号:“全世界穆斯林教徒的阿訇”、“阿拉伯统治者之首”、“非洲的王中王”。

他首先自称是利比亚革命的卫士,这场革命使利比亚成为了阿拉伯激进主义和巴勒斯坦反对以色列运动的主要支持者。卡扎菲的第一大头衔是:“革命领袖和向导”,或简单点,“兄弟领袖”。

卡 扎菲公开支持恐怖分子对西方国家的袭击,利比亚还参与了1986年对柏林一家夜总会的炸弹袭击以及1988年苏格兰洛克比上空一架泛美航空公司(Pan Am)客机被炸事件。这都使利比亚成为一个不受欢迎的国家,并使美国总统里根(Ronald Reagan)给卡扎菲起了一个别出心裁的外号:“中东的疯狗”。

在柏林炸弹袭击后,美国对卡扎菲位于阿齐齐亚兵营(Bab al-Aziziya)的住所采取了报复性的空袭行动,卡扎菲逃脱了,之后他在受损的住所前竖起一座纪念碑,以表达自己的蔑视态度:一个拳头捏碎一架美国战斗机的雕塑。这个住所从未修复。

卡扎菲最终修复了与西方的关系。2003年,他的政府放弃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计划后,利比亚成为布什(George W. Bush)打击恐怖主义行动的盟友。利比亚与美国的外交关系得以恢复,令利比亚经济受到严重打击的联合国制裁也被取消。

与此同时,卡扎菲对阿拉伯世界却背过身去,他接受了利比亚的非洲国家身份。这一态度上的转变在这位派头十足领导人的衣柜中显而易见:他丢弃了军装,转而穿起了飘逸的非洲长袍和装饰有非洲地图的夏威夷式衬衫。

与西方关系的冰融一直持续到今年2月中旬利比亚公众起来反对卡扎菲的极权统治时才戛然而止。

庞大的安全机构一直是卡扎菲统治下利比亚的核心,帮助他加强中央统治,迅速镇压任何不满活动。

在他所创建的体系中,利比亚被描绘成群众的共和国,其权力由被推选出来的各级人民委员会掌握。卡扎菲称这种形式为直接民主。

中小学生通过卡扎菲的“绿皮书”学习这种宣传。“绿皮书”于1975年出版,融《可兰经》释义、社会主义和泛阿拉伯主义于一炉。利比亚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将此书当做社会和政治理论方面的一本伟大作品来学习。在利比亚,几乎每个城镇都树立着像碑牌一样的三卷本绿皮书雕塑。

为了奉行其原则,卡扎菲不在政府中担任任何正式职务。在回应要求他下台的呼声时,他常说自己已经这么做了。他宣称,在领导革命之后,我回到了自己的帐篷。

事实上,大权仍然牢牢地掌握在卡扎菲及其亲近的家人和长期盟友手中。在帮助其推翻君主制的军官的帮助下,卡扎菲通过对利比亚部落网络的娴熟管理统一了政权。在今年一次影响各个部落的叛乱中,这一政权四分五裂。

维基解密公布的美国驻的黎波里大使馆发出的电文说,卡扎菲甚至会亲自参与国家管理的微小细节。一份由美国驻利比亚大使克雷茨(Gene Cretz)签发的电文说,善于玩弄策略令卡扎菲长期处于政治体系的顶端,这一体系的基础是腐败和个人崇拜政治的邪恶同盟。

电文透露,卡扎菲所以能长期执政,主要是因为利比亚国内缺少一位具备足够可信度以管理这一体系的潜在继任者。卡扎菲力图确保他是利比亚惟一的公众人物:受政府控制的媒体在报道新闻时避免提及利比亚其他官员,甚至是体育明星。

卡扎菲因浮华而古怪的生活方式以及痴迷于对权力的绝对控制而出名,也因此在国外遭到讽刺。

卡 扎菲有一支被称作“亚马逊守卫”的个人卫队,这只卫队由据说是精通武术年轻女子组成,她们常常携带机关枪。维基解密公布的美国大使馆2009年的一份电文 称,卡扎菲十分依赖一位“金发妖娆”的乌克兰护士。电文又说卡扎菲不喜欢待在楼内的高层,坐飞机时避免从水上飞过。他还喜欢赛马和弗拉门戈舞蹈。

在卡扎菲位于的黎波里的住所,他在一顶贝都因人的帐篷中招待来访者,还养了很多骆驼和山羊。他的一本相册中满是他自曝倾心的美国前国务卿赖斯(Condoleezza Rice)的照片。他逃离位于兵营的住所后,趁火打劫的人获取了一个镀金鸡尾酒餐车。

去年,卡扎菲七个儿子中的次子赛义夫•伊斯拉姆•卡扎菲(Seif al-Islam)曾试图推行人权和政治改革,但这一尝试很快就被卡扎菲核心集团中的强硬派阻止了。赛义夫的这种想法在得益于卡扎菲时代的石油繁荣和赴西方学习机会的一代利比亚人中很受欢迎。

今年初,突尼斯和埃及的年轻人通过和平抗议活动推翻本国统治者时,利比亚人试图效仿,政府却毫不让步,而是回以更严厉、更血腥的铁腕统治。

目 击者说,实弹和重型武器被直接对准了手无寸铁的人们,数百人遭杀害。反抗活动很快暴力升级,反对派控制了利比亚东部多个城市,联合国安理会授权北约进行空 袭以在政府血腥的反攻中保护平民。之后,海牙国际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的检察官呼吁以策划针对平民的攻击、构成反人类罪的指控逮捕卡扎菲。

卡扎菲对反抗活动的回应则是典型的反复无常。他先是否认出了任何问题,他说利比亚人民都热爱他。

之后,他承认有人抗议,但称其为“叛徒”,说他们服用了迷幻药,受了流亡反对派人物和基地组织(al Qaeda)在利比亚成员的操纵。以他的话说,这是一场有阿拉伯国家和西方(特别是美国、英国和法国)参与的阴谋,这些国家想打击利比亚,窃取利比亚的石油财富。

再后来,他的态度更为和缓,这在他4月30日凌晨发表的电视讲话中得到了体现。他说,利比亚是一个被误解的国家,被曾经的西方朋友背叛了,但利比亚仍希望通过对话解决问题。

当日晚间,战机空袭了卡扎菲家的一处住所,击毙了卡扎菲的第六个儿子赛义夫•阿拉伯•卡扎菲(Saif al-Arab)和三个年幼的(外)孙子(女)。北约说这处住所也是一个军事指挥中心。之后,卡扎菲很少在公开场合或电视上露面。

不过,他在东躲西藏之际还不忘嘲讽自己的敌人。两周后、也就是北约用可以穿透掩体的炸弹炸了他的总部的次日,他在一段录音中说,我要告诉胆小懦弱的北约部队:我住在一个你们抓不到我的地方,我住在数百万人民的心里。

RICHARD BOUDREAUX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怪人、恶人卡扎菲的逃亡者之死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1469.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