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样本:一个专制政府的急转身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10-20,星期四 | 阅读:1,422
来源:青年参考

2011年10月8日,缅甸仰光,缅甸反对派民主领袖昂山素季接受媒体采访。

仅仅半年时间,缅甸以令外界惊讶的速度和力度发生转变,似乎正从一个被广泛视为“军政府高压统治”的国家,转而成为由政府主导政治改革的践行样本。

一年以前,在缅甸报纸上印刷昂山素季的名字还是不被允许的。但不久前,这位长期被监禁和限制居住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不但获许自由旅行、演讲,甚至还应邀与总统吴登盛一家共进晚餐。

关于这次晚餐的报道,广泛出现在缅甸经层层审查才能出版的报纸上。与此同时发生的事,在这个东南亚国家50年来极少见到:议会公开讨论释放政治犯的话题;大多数网络管制消失了;除涉及政治和历史的内容外,报纸刊发文章前不用提交审查;从不听取民间意见的政府甚至召开了与商人和学术界的座谈会,听取改革某些具体部门的意见。

欢迎流亡的缅甸人回国、公开邀请少数民族武装组织进行和平谈判、释放部分政治犯,仅仅半年时间,一个被广泛视为“军政府高压统治”的国家,转而成为由政府主导政治改革的践行样本。就连昂山素季也说:“我们正站在一个缅甸新纪元的开始。”

 一个“不会改变”的国家

事实上,当2010年昂山素季重获自由,以及19年来第一次民主选举进行时,那时还很少有人相信缅甸将会进行一次认真的改革。

拥有5000多万人口的缅甸曾被称为“亚洲压迫最严重的国家”。自从1962年军政府成立以后,议会被解散,政党被禁止,该国留给外界的印象就是贫穷的平民生活、严苛的审查制度以及不时发生的镇压活动。

1988年,军队向在仰光举行大规模示威的抗议者开火,数千人死亡。此后十几年中,民众由于恐惧不敢出声支持异议者。到2007年,另一次因为生活水平太低而引发的抗议又一次遭到镇压。这是缅甸留给外界最不光彩的记录。

缅甸媒体一直被严格管控。国家控制主要的广播电视机构和出版社。通常播出的是官方和民族仪式、政策上的成就,谴责美国、英国阴谋迫害缅甸。审查制度覆盖从诗歌到电影的各个领域,不但过滤对政府的批评,还过滤大多数坏消息,包括对自然灾害的报道,有时甚至包括国家足球队的失利。据美国国务院的资料称,官方还试图封锁包含可疑文字的网站。

只有回顾这个国家在2011年之前的历程,人们才能意识到如今发生的这场变革是在一个怎样艰难的背景下开始的。

由于缅甸多年来一直实施苏联式计划经济,军方拥有的企业控制着所有关键工业,生产包括香皂和自行车在内的生活用品。外表古老的汽车仍然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行驶着。一名外国记者形容,“很多建筑物看上去仿佛还在缅甸被英国殖民时期才涂过漆”。

长期以来的孤立政策,使缅甸官方对西方充满抵触。2007年,一场飓风导致超过10万人死亡,但军政府严格限制西方为缅甸提供任何形式的救援。

在这种形势下,当执政的丹瑞将军宣布将解散军政府并选举民选政府时,很多人认为这只是一次表面文章。

怀疑并非没有道理。选举完全在军政府的控制下进行。2008年军政府修订的新宪法规定,25%的议会席位由军方保留,3个关键的部长职位——国内部、国防部和边境事务部都必须由现役将军担任。此外,该国新修订的“选举法”还禁止有犯罪经历的人和宗教界人士不得参加选举,这剥夺了包括昂山素季在内的许多社会活动家和僧侣的参选资格,而他们都是反对派的骨干力量。

在重重保证之下,曾在军政府担任部长、并在军队当将军的吴登盛和其他20名军政府部长辞去在军方的职位,注册了新的政党,宣布参加选举,吴登盛毫无悬念地当选总统。

2011年3月,统治了缅甸20年的丹瑞将军将权力移交给略年轻的吴登盛,缅甸的民选政府宣告成立。人们发现,这个新成立的民选政府里,部长几乎全部由现任或前任军队成员占据。当时,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一名成员嘲讽道:“我看到的是,将军们正在系统地通过立法来保持权力。”

在大多数人眼里,缅甸都是个很难发生改变的国家。就连缅甸的小商贩们也不例外。在接受采访时,一名退休的服务人员说,缅甸“不会发生什么改变”。“新政府包含了很多以前的将军,他们的习惯是新政府无法打破的。”他说,“他们习惯于受贿,粗暴对待群众,并捞很多钱。”

   “半个世纪以来最好的改变”

但改变以任何人都没有料到的速度和深度开始了。

在就职后发表的演说里,吴登盛宣称他的意图是战胜贫穷,阻止腐败,结束军事冲突以及实现政治和解,但这没怎么吸引人们的关注。

半年多以后,人们就不得不承认,吴登盛已经开始实现他的承诺,而且是以一种令人惊讶的速度和力度。

看看过去半年来缅甸实施的一系列措施,人们有理由惊讶。

政府重新设计了银行和外国投资规则,并开始修改外汇政策。这些都是向商人和学界咨询后作出的——这本身就是个大进步,因为军方统治者长期以来拒绝接受民间建议。

政府大大提高了发放给100万人(大多数是穷人)的国家养老金,并使小型贷款(一个给穷人提供20到100美元贷款以允许他们开始小买卖的体系)合法化。此外,长期被禁的贸易联盟也获得合法地位,据国际劳工组织在缅甸的代表说,这是一个重大的政策决定。

自从去年要求调查缅甸政府是否犯有反人类罪后,联合国驻缅甸特别观察员托马斯被禁止进入这个国家。但今年,他不但被允许回到缅甸,而且缅甸给了他所要求的所有许可。缅甸还听从他的建议创建了一个人权组织“人权委员会”。不久,人权委员会就在缅甸官方报纸《新光报》上刊登公开信,请求总统吴登盛颁布大赦令,释放政治犯。

从10月12日开始,缅甸政府开始释放获得大赦的囚犯,包括200多名因抗议等原因被关押的政治犯。其中,最著名的政治犯之一是知名喜剧演员扎加纳,他因批评缅甸政府被捕。此外,全国民主联盟的几名成员也获释。

一位缅甸历史学家认为,这些改革是“之前不敢想象”的,“我们今天看到的,是半个世纪以来缅甸为追求美好未来进行的最好的改变”。

此外,另一项让外界觉得惊讶的决定,是吴登盛搁置了中缅两国合作的密松水电站项目。9月30日,缅甸联邦议会宣布了这一决定。据英国《金融时报》分析,“这是缅甸向西方示好的最明确的信号”。

和半年前不同,很多人开始认真关注缅甸正在发生的事。美国新任驻缅甸特派员德里克·米特切尔说:“如果他们采取行动,我们也会采取行动证明我们支持改革道路。”

    吴登盛能走多远

人们当然也认识到缅甸还存在的问题。人权组织抗议说,缅甸仍然关押着数千名政治犯,他们是否获释,考验着缅甸政府改革的决心。与少数民族武装的交火仍然时有发生,很多人担心,在这种情况下改革无法延续。此外,由于对宪法进行任何修改都需要75%的议会票数,很多人担心,军方事实上把持着的议会能允许吴登盛走多远,还是未知数。

也有人担心,这一次改革会与缅甸历史上的几次类似改革一样虎头蛇尾。上世纪90年代,丹瑞将军上台后曾释放1200名政治犯,一度解除对昂山素季的监禁,并召开了制宪大会讨论宪法。然而,这场改革最终演变成群众的街头抗议,并导致军政府进行镇压,刚召开的国会也被关闭。2002年,类似故事又一次上演。

昂山素季在乐观的同时也充满谨慎。“在我判断车轮是否在向前进之前,我需要看到更多改变。”她对一名来访者说。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缅甸样本:一个专制政府的急转身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1448.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