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好奇,中方向美方通报了什么?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3-24,星期二 | 阅读:151

作者:风言细雨   来源:看那日出日落

3月20日,发炎人耿先生再一次很祥细地对外宣布,中方自1月3日开始,定期向美方通报武汉疫情信息和防控举措。发炎人耿先生说:

1月3日,中方开始定期向美方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举措。

1月4日,两国疾控中心负责人通电话。中方通报有关情况,双方同意就信息沟通和技术协作保持密切联系。

1月25日,特朗普总统发推特称,中国人民一直在非常努力地遏制新型冠状病毒,美国非常欣赏中方的努力和透明度。

1月27日,中美两国卫生部门负责人通电话。美方对中国政府在疫情防控中展现的透明姿态及双方正在进行的卫生合作表示赞赏。

1月29日,中国国家卫健委通过官方渠道告知美方,欢迎美国加入世卫组织联合专家组。美方当天即回复表示感谢。

2月7日,中美两国元首通电话。特朗普总统在通话中对中国应对疫情举措给予积极评价,并在当天发推特称,中国正在采取严格的防控,将会取得成功。我们正在与中国密切合作。

2月8日,两国卫生部门负责人再次就美方专家参加中国—世卫组织联合专家考察组的安排进行沟通。

2月11日,两国疾控中心负责人就流行病学技术问题及相关防控策略进行交流。

2月16日至24日,包括2名美国专家在内的中国—世卫组织联合专家考察组对中国进行了为期9天的考察,对中方疫情防控举措予以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特别指出,中国也在保护国际社会方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为各国采取积极的防控措施争取了宝贵的时间,也提供了值得借鉴的经验。

3月12日,美国驻华使馆应邀出席中国国家卫健委同世卫组织共同举办的分享防治新冠肺炎中国经验国际通报会。

3月13日,特朗普总统向记者表示,中方分享的数据有助于美方抗击疫情。

发炎人耿先生总结说:“通过上述事实大家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在过去的两个多月时间里,中方及时向美方提供了信息,开展了技术合作;在过去两个多月时间里,中国人民团结一心,众志成城,奋力抗击疫情,为全世界抗击疫情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但遗憾的是,就连美国许多媒体和专家都认为,美方浪费、挥霍了中方争取来的这些宝贵时间。”

另一位发炎人华女士在今年春节后的首次例行记者会上也曾透露:中方自1月3日起,共30次向美方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与此同时,这位发炎人指责美方在2019年至2020年流感季导致1900万人感染,至少1万人死亡,而中方截至2月2日确诊感染新冠肺炎1万7205例、死亡361人,美国国内也仅11例确诊,“但美方却第一个从武汉撤出其领馆人员,第一个提出撤出其使馆部分人员,第一个宣布对中国公民入境采取全面限制措施,不断制造和散播恐慌,带了一个很坏的头。”

这些说法当时就在网上引来热议,中方自1月3日起,共30次向美方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而如此重要的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却瞒着武汉人民,全国人民更不知道,一直迟至1月23日才由84岁的钟南山老先生含泪向全国发出紧急呼吁,这20天里为什么不向武汉人民透露一点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呢?

我更好奇的是,中方究竟向美方通报了哪些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如何也是告诉美方没有发现人传人疫情可防可控,国人无话可说,美方上当受骗也是无话可说,特朗普的乐观情绪也是无话可话。如果告诉美方的内容与所国人知道的并不一样,那么特朗普的问题就大了,特朗普不仅会面对弹骇,更可能要受到审判,因为对美国人隐瞒中方通报的真实信息,错过了防控瘟疫的关键时刻,特朗普将被问责。

众所周知,中方向美方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的1月3日,是第一个吹哨人李文亮被当地派出所训诫的重要日子,李文亮在被逼之下承认所传播了人传人的信息为不实信息,而实际上,有关部门知道的疫情信息比李文亮所传播的更为严重,只是那个时候隐瞒了,没有让武汉人民知道没有让全国人民知道。

3月13日,马云阿里旗下的媒体披露,首名病患去年11月间确诊。这远比世卫备案的12月8日还要早。今年1月1日,已知确诊病例达到381例,但到1月11日,对外通报仅有41例,这一通报发布在卫健委1月11日官网上。根据报道,官方掌握的资料,去年11月17日一名55岁的患者,应该是首名确诊病患。此后每天新增1至5个确诊,12月15日累计确诊达27例,12月17日首次新增病例破两位数。3天后的12月20日,确诊病例已达60例。

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医师张继先去年12月27日向卫生部门通报,这个疾病源自新型冠状病毒,那时已超过180人确诊。去年12月31日,确诊病例达到266例,2020年1月1日增至381例。最早收治武汉肺炎病患的金银潭医院医生们,曾在国际知名医学期刊刺胳针(Lancet)发表研究报告,界定首个已知感染病例是在12月1日。

《人物》杂志月初专访了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3月10日《发哨子的人》在全网热传,艾芬表示,经武汉中心医院检测,曾有1名病患在去年12月16日就已确诊这种冠状病毒。艾芬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揭露院方隐瞒疫情打压类似她和已病逝的李文亮医生这类所谓的「传谣者」,让武汉中心医院医护人员付出巨大代价。这篇文章3月10日发表后,遭遇到罕见的全网封杀。

财新的调查报道还披露了一些重要信息,武汉市中心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赵苏说,该医院去年12月24日将首例华南海鲜市场的武汉肺炎患者样本送到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基因检测,3天后(12月27日),检测机构电话通知,检测结果是“一种新的冠状病毒”,当天就有研究者从一名早期病例样本上获得接近完整的病毒基因组序列,并与医院及疾控部门沟通,却未获得回应。

当武汉市中心医院李文亮等人12月30日透过微信群组发布警告讯息时,很快被官方“辟谣”,其中有8人遭到警方训诫,1月2日,央视和各省台都播放了这8人传播不实信息被惩处的消息。一位基因测序公司的人透露,1月1日就接到湖北省卫健委官员电话,告知如有武汉新冠肺炎病例样本送检,不要再检,已有病例样本必须全部销毁,还警告不能对外透露样本消息,也不能发布相关论文和数据。

报道还披露:卫健委办公厅在1月3日发布文件《关于在重大突发传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强生物样本资源及相关科研活动管理工作的通知》,规定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向机构和个人提供生物样本及其相关讯息,据病毒学家透露,通知下来后,中科院武汉病毒所被要求停止病原检测,销毁已有样本。

该报道强调,中科院病毒所从12月30日拿到病毒样本并入库,到进行病毒分离,完成病毒基因测序,分离得到病毒毒株,直到1月11日对外公布病毒基因组序列,距离12月27日第一例基因测序确定新冠病毒,已经过去了15天,而那几天本应是决定无数人命运的关键时刻,但包括武汉人民在内的社会各界却浑然不知。

还有一个不容怱视的细节,早在1月5日,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中国疾控中心研究院院士张永振团队就已完成全基因测序。上海公卫中心当日立即向上海市卫健委和国家卫健委等主管部门报告,提醒新病毒与SARS相似,建议釆取措施防止疫情扩散,因为样本采集来源的病症都非常严重。1月6日,中国疾控中心内部启动二级应急响应。

那个时候,民众还被告知,武汉从1月3日起无新确诊病例、没有明显人传人迹象。1月7日,张永振团队根据基因测序,向《自然》(nature)杂志提交一篇论文,明确提出新冠病毒与舟山蝙蝠病毒的2种样本(编号CoVZC45和CoVZXC21)亲缘关系最密切。其中,新冠病毒与CoVZC45的核苷酸序列同一性为89.1%,nsp7和包膜蛋白(E蛋白)的氨基酸相似性达100%。

1月11日,上海专家团队在国际病毒学论坛virological.org网站率先发布新冠病毒全基因序列,1月12日,上海专家团队从事研究的P3实验室突然被下令关闭。这个P3级别的实验室位于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又名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南院。为什么突然关闭一个率先发布新冠病毒全基因序列的实验室?官方并没有一个说法,但背后隐含着什么秘密?

2月10日,发炎人耿先生兴致勃勃地说:新冠肺炎疫情是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需要国际社会携手应对。中方为应对疫情采取的有力举措不仅在对本国人民负责,也在对全世界负责。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疫”中,我们用中国速度为世界防疫争取宝贵时间,用中国力量筑牢控制疫情蔓延的防线,用中国实践为世界防疫树立了新标杆。

这话听起来鼓舞人心,谁也没想到病毒会在全球迅速蔓延,截止到3月23日上午,全世界186个国家累计确诊病例253085人,死亡11254人!其中意大利新增确诊病例5560人,累计确诊病例59138人,死亡病例上升至5476人,超出了中国官方对外公开的死亡人数,紧随其后的美国昨天新增6670人,累计确诊病例33276人,排在第三的西班牙昨天新增确诊病例3774人,累计确诊病例28700人。全世界在这场瘟疫袭来之际,几乎没有一片净土。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在这场瘟疫流行中,扮演了一个推波助澜的角色。互联网是有记忆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以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公开说过什么?1月23日,武汉封城湖北封城,谭德塞喋喋不休:“中国分享疫情信息非常实时,紧急采取相应措施,展现出相当高的透明度。”

1月28日,谭德塞说:“有国家提出希望撤侨,世卫组织并不主张这么做。在当前形势下应保持镇定,没有必要过度反应。”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才召开紧急会议,决议将武汉肺炎列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确认疫情对中国之外的国家有风险,需要国际社会一致应对。谭德塞指出世卫不主张各国撤侨,强调没有理由釆取不必要的措施干扰国际旅行和贸易,呼吁所有国家执行以证据为基础且一致的决定。

1月31日谭德塞表示:“世卫反对任何针对中国的旅游及贸易限制。”2月4日,谭德塞说:“我们再次呼吁所有国家不要对国际旅行和贸易采取不必要的干预措施。”他进一步强调,“这样的限制会增加恐惧和偏见,对公众健康几乎没有好处。”2月21日,谭德塞表示:“中国新增病例持续减少,趋势令人鼓舞。”2月24日,谭德塞还在夸赞疫情已经过了高峰,“现在使用大流行一词不符合事实,肯定会引起恐慌。”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和总干事谭德塞才终于改口承认,“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

人类对于某种病毒没有免疫力,甚至感染之后仍然不能产生免疫力,就只能寄希望于社会抗疫。所谓社会抗疫是在社会层面重建免疫力的过程,这是对个体免疫力的代偿。最幸运情形是制出疫苗或特效药,不能,就只能提前预警提前隔离,隔离虽然原始却行之有效。这场瘟疫从中国中部迅速蔓延到世界各地,都是吃了没有提前预警提前隔离的大亏。


来源:中美映像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我很好奇,中方向美方通报了什么?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1379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