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拿庚子年吓唬人了,要怕也是怕这事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2-21,星期五 | 阅读:69

作者: 九鸦

因为今年初事件太多,很多人又在拿“庚子年多灾多难”说事了。天文学、气象学、命理学、玄学、道学、古代预言等等五花八门,争奇斗艳。

人们最常用的例子自然是1840的鸦片战争,1900的庚子国变之类。60年一轮回,这可真是吓人。

然而,事实真是如此吗?这真是大概率事件,或者规律性事件,一种历史运命吗?我们不妨来搞一点统计学,看看历史上的庚子年是否都是这个样子。

1840、1900都属晚清乱世,我们依次下推——

1780,乾隆45年,国内外有战争,有大地震,有六世班禅圆寂,但也有伊犁人口增多,有乾隆大寿庆典,乾隆南巡,乾隆之女大婚,中国相对还算平静。

1720,康熙59年,中国最大的事算清朝二次用兵西藏,其他各国的事也都平常。

1660,顺治17年,各国都是其他年也有的事。有名人死,也有名人生,有人居然将董贵妃之死也列为证据,很是可笑。什么心态,下面再议。

1600,万历28年,大的人事是日本德川家康夺权之战,蚕食印度的东印度公司成立,国内也有局部之战。自然灾害是广东南澳有地震。

1540,嘉靖19年,无相关特殊大事件。

……

这类词条所记,非细致,年中某国某地有旱涝灾害,有某种疫病等是必然的,其他年份可能有的,庚子年都可能有,我们不妨再看看更远的历史。

中国历史上有许多乱世,如1240,金兵入侵,岳飞北伐,临安有饥荒;520、460、400,南北朝混战、东晋末年之乱,饥荒瘟疫常有;220曹操去世,瘟疫横行……这看上去都很符合“庚子年多灾多难”的说法,然而,这都是怎么来的呢?

金兵在此之前,就不断侵袭,南北朝、东晋、汉末三国之乱都并非庚子年才起,古代以及远古的庚子年更非次次如此,有的庚子年还很辉煌,这就跟我们看到的其他历史一样。

什么叫“大兵之后,必有凶年”?连年战争,生态破坏,经济破坏,民生破坏,人大量死亡,而得不到妥善安葬,这自然会造成饥荒、瘟疫。而古代君主、军阀,往往只顾己欲,经济萧条之下,又并无救灾能力,再加当时科技、生产力条件太低,人类对于自然的控制力太弱,这当然会使灾荒越变越大,到了令人震惊的地步。

太平盛世都对付不了的江河、旱蝗、瘟疫、地震、风雪雨雹之灾,这时候就更无从谈起。

但是这些情况,在非庚子年也层出不穷,这就像邓拓在他的《中国救荒史》里说的那样,“我国灾荒之多,世罕其匹……自西历纪元前十八世纪,直至往后二十世纪之今日,此三千数百余年间,几于无年无灾,从亦无年不荒。”

人类从灾难中走来,中国古代历史中,差不多每6个月就有一次大灾荒,这难道是庚子年的事?是60年一轮回?

汉朝人口曾在5000万上下,但是经黄巾起义、三国混战后,到208年的赤壁大战,仅剩下140万,到221年,就只有90万,这是庚子年的事?

春秋242年,大小战争448次,这都在庚子年?

汉武帝在位50年,连年讨伐匈奴,海内虚耗,人口减半,这是庚子年?

始于291年,长达16年的八王之乱,造成难以数计的人死亡,各地普遍发生瘟疫灾荒,这是庚子年?

金元入侵,使7000多万人口失去,很多地方变成无人区,无数地方灾荒瘟疫肆虐,这是庚子年?

1628的陕西大饥荒民不聊生,造成了人相食,这是庚子年?

日本1923的关东大地震,造成15万人丧生,这是庚子年?

1556年的陕西大地震造成近百万人丧生,这是庚子年?

2004年,印度洋地震海啸,死亡29万人,这是庚子年?

……

中外历史上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非庚子年的灾难灾荒远比庚子年更多更大,你说的什么60年大天文,大星象,大运命,大玄学,大预言,大统计呢!

那么你为什么会相信这些鬼话呢?道理其实很简单。

首先,这是心理暗示作用,你如果听到这样的观点,恰好遇到类似的事,你就会点头,是啊是啊。

这就像我之前说到的七夕必然下雨。本来非七夕也常常下雨,但你如果不知道七夕跟下雨有关系,你根本不会在意,而你一旦“知道”,你就会格外“注意”。没下雨,你忽略,真下雨,你会奇怪,还真是,还真准!

而这“准”,会让人无限放大小概率事件。

然后,这牵扯到人的另一个习惯心理,这个我也曾经讲过。

心理学家自称研制出一种特制啤酒,请人品尝,对一组说,这其实只是加了几滴醋而已,对第二组说,这是很多高端技术人员,经多年研究开发的,结果怪事就出现了。

第一组,尽管并没有尝出醋味,却都说,这特么太难喝了。而第二组则说,这特么太好喝了,我以前从来没喝过这么好的啤酒!请问什么时候上市?我能不能带点回家?

观念、期待影响味觉,答案影响判断,影响行为,人就是如此荒诞。

当然,这其中还牵扯到人的迷信心理,恐惧心理。人倾向于对神秘力量的崇拜,这很省事,人的恐惧既会让人放大事物,放大恐惧,也会让人通过盲目崇拜来寻求认同,寻求安慰。

这是无可回避之事,无能为力之事,我们大家都是一样的,普遍的认同感,可以使人抱团取暖,如此放大信息,加以传播,是既想听到否定、鼓励、解决办法,也想把头扎进沙子里。

总而言之,这都会使我们陷入心理学家所说的回应的力量:当我们相信或习惯于某种东西时,这种东西便会适时适地,不断地触发我们,引导和加强我们的认知与行为。

这种力量无处不在,异常强大,它会使相信和习惯变得越发顽固,会给我们带来极大的倾向性,于是这最后,我们故意忽略偏差,或者偏偏要为偏差找理由的情况,就自然而然地出现。

一句话,这就是说:我们通常所管的并不是事物本身如何,而是我们认为如何,我们往往会活在这样的陷阱里。

如此这般,这当然就需要我们时刻检讨我们人性的缺陷,认知的惯性,经常从一些观点里跳出来,去对比,去研究,去发现。我们只有这样,才不会总是陷入男人如何,女人如何,这如何,那如何的武断,从而能在生活工作家庭社交中活得更“科学”,更正确,更合理些。

人类有灾难,人生有困难,这是必然的,但人类走过来了,个人也走过来了。为什么能走过来?因为人类还有勇敢,有希望,有生存活好的欲望,有顽强的信念,人类也总在不断积极地走向问题的解决。

所以人类更可怕的从来不是什么庚子年,而是人自己。纵观整个人类史,我们必定会看到,历史更多更大的灾难,其实不是来自自然,而是人事,大自然总是在乘人之危,利用人的弱点实施打击。更何况自然之力是无穷的,而我们却总是在与自然为敌,恨不得把一切据为己有,让一切臣服。

野生动物是必须吃的吗?蝙蝠从来没想过去害谁,人家白天都不出来玩。

森林必须一再砍伐吗?一面植树造林,一面斧钺不断,这是不是很滑稽?

战争必须打响吗?三国、南北朝的英雄怎么造出来的?大丈夫何愁功名不立,一将功成万骨枯!

我们今年的新冠是人类大灾难吗?我们消灭了多少历史疾病?以前会是什么样子?我们难道不正是众志成城,改变了历史的面貌?

所以历史还是要读一点的,人类也不可太过安逸,我们是真的要反省。认为现在的事与庚子年有关,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区,它绝不利于我们正常的改变。


来源:凯迪网络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别再拿庚子年吓唬人了,要怕也是怕这事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12620.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多向思维.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