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坛心病又来了 解读中国人的诺奖心结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10-2,星期日 | 阅读:1,588
来源:中评社

中评社香港10月2日电/《北京晨报》报道,前不久,张一一爆出严歌苓凭借《第九个寡妇》获得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引发了无数质疑,恰逢同名电视剧开拍,而改编自严歌苓原着的《金陵十三钗》也刚刚点映,因此被质疑炒作。张一一表示其信息也是辗转而来,最近听说诺贝尔奖的评委正在读严歌苓的作品,因此猜测了一下,也没有为相关电影、电视炒作的意思。

尽管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中国文学正在没落,但相反的是,每年的九十月份,诺贝尔文学奖揭晓之时,媒体、评论者以及公众依旧一片火热,同时各种谣言、炒作层出不穷。为何在社会普遍批评文学衰落的时代,诺奖仍旧每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著名文化评论家刘仰说:“中国近代史上落后了较长时间,总想获得别人的肯定,显得自己要求上进,这种心情可以理解。奥斯卡屡败屡战,申遗梦趋之若鹜,诺贝尔成了心病。我想,文化世界更应该关注的不是这些。”

从诺奖崇拜到诺奖炒作

每年一到诺奖获奖名单公之于众之前,总有关于中国人获奖的传闻,从民国时代的鲁迅、林语堂等,到当代的莫言、李锐以及今天的严歌苓,从来都不缺乏传闻和猜想。而近年来,因为商业社会眼球经济时代的来临,用诺贝尔来炒作的现象也越来越常见,比如曾经出版过的一本李敖的《诺贝尔提名文选》,就曾被怀疑是借诺贝尔文学奖炒作,也有人曾表示李敖并未被诺贝尔文学奖提过名。

为什么诺贝尔文学奖屡屡成为炒作的对象?作家张一一说:“每年的9月底10月初诺贝尔文学奖公布颁奖结果的时候,中国作家和媒体就会集体痛经。产生的原因其实不难理解,中国近百年的屈辱时代,所产生的影响至今还有,不自信,原本泱泱大国的风范失去了。如今,在价值观的输出上也并不如意,所以对于外部的标准过于注重了”。

刘仰则说,这种现象其实仍旧是“诺贝尔情结”的延续,中国近代史上落后了较长时间,总想获得别人的肯定,显得自己要求上进,这种心情可以理解。不仅仅是文学,电影、体育,甚至连文化遗产都是如此。我们一次次冲击奥斯卡、戛纳、威尼斯、柏林,甚至还有澳大利亚无聊的、小小的电影奖;在奥运梦想已经实现的时候,奥斯卡梦想还“尚需努力”;世界文化遗产的“申遗”梦想也让中国人趋之若鹜;诺贝尔梦想似乎距离更远些,已经成为了一块心病。

非文化手段入侵诺奖

由诺奖情结产生的诺奖崇拜之外,甚至还出现过不少的丑闻,比如向诺奖评委行贿等。诺奖评委马跃然就曾公开表示,每月都有无数人给他寄信,多是各种作品,但“其中不乏急功近利者、自以为是的人,骗子、腐败分子、伪君子 ”。马跃然说:“一位在香港出版过不少诗集的女诗人,曾给我寄过一张5000港元的支票。一位山东的文化干部两年内给我写了18封信……说他本人很阔,奖金我可以留下,名誉归他。每封信中都有书画作品赠予我,我当然都退还了。我回信请求不要再打扰,甚至让瑞典学院管理邮件的人员将此人的信件退回。而今年春天,他又开始给瑞典学院诺贝尔奖小组主席写信了!”

炒作、行贿、丑闻……公众对于诺奖的追捧使诺奖变成了名利场,张一一说:“这些非文学的方法,当然不是文学本身应该追求的,而这些手段也正让公众对诺贝尔文学奖的情结变得光怪陆离。”

离诺奖到底有多远

实际上,近年来已经有很多批评家和作家开始反思诺贝尔情结,对于诺贝尔以及国内作家的批评也越来越多。

张一一说:“其实诺奖也没有想象得那么好,首先,诺贝尔只是一个化学家或者说发明家,而不是作家和诗人,所以,从本质上来说,以诺贝尔这样一个外行命名的文学奖,压根就没有资格成为世界文学最高奖,其次诺贝尔文学奖评委的中文水平,并不高明。比如马跃然在很多封给中国学者和作家的公开信中,出现明显错别字、语法错误,我还曾经专门写文章说过。一个号称精通中国文化的评委尚且如此,那么其他评委可想而知,你怎么能期望他们评出好的中文作品。”

刘仰则表示:“诺奖,有它本身的一套规则,诺奖设立的时候,正是欧洲在全世界最风光的时候。因此,欧洲设定的奖,就等同于世界的奖;被欧洲肯定,就等于被世界肯定。这里就带来一个问题,欧洲评的世界性大奖,实际上是在贯彻欧洲人的标准,对此,美国人也不太高兴。美国人经常把诺奖称为欧洲奖。我们想要参评,就要符合人家的标准,这对中国文学来说,可能是削足适履。比如说,诺奖曾经颁给过很多诗人,但就我所读的,我觉得没有能超过唐诗宋词的。中国的诗词有一套符合中文特征的标准,如果要求中国的诗人像外国人那么写诗,那是一种扬短避长,放弃中文的特征,去适应西方文字的特征。所以我一向主张不要太关注诺贝尔文学奖。可能它在自然科学里有一套统一的标准,但是在社会科学里,则不然,它的价值观,并不一定值得我们去追随。”

究竟应该关注什么

张一一说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中国作家的可能性不大,中国作家离诺贝尔太远。刘仰则认为,就算真得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真正关注的不应该是得奖与否。

我们究竟应该关注什么?张一一说:“今天文学更多被认为没落了,读小说的人、读诗歌的人越来越少,文学创作者或者媒体反而去追求一个外国的奖,显然是不对的,更应该关注的是文学本身的生态环境。所以,不管是媒体还是作家,对诺奖都应该冷一点,不必热捧,也不必热炒。中国人应该有汉唐的风范和自信,而不是去追一个外国的奖。”

刘仰说:“文学创作者应该关注的,我想有两个,一个是中国人的生存环境,这个是文学永远应该关注的,但是在这个问题上,很多作家都还欠缺深度,或者说关注的很表面化。其次,文学的修辞、语言等,应该考虑到汉语本身的特色,这一点特别让人遗憾。中国语言文字的特征、美感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其实这也是一个悖论,如果强调了这些特征,又想要获奖,那诺奖的评委就太痛苦了,他们大多不懂汉语,想要搞懂没有十年的训练不大可能。所以我一直认为,中国没有榜样,中国要给世界提供一个榜样。实际上也是对奥奖之梦、诺奖之梦、申遗之梦的态度。就是有中国自己的标准,而不是完全按照所谓的世界标准。那么,我们何时才能让中国自己的标准,成为世界的标准?”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文坛心病又来了 解读中国人的诺奖心结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1105.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文艺评论, 新闻视线.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