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殖民史:街道名称仅仅只是个开始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10-20,星期日 | 阅读:172

两年前,我第一次到访柏林。当时,我居住在威丁区(Wedding)所谓的非洲社区的一间合租房里。在这片街区,街道都是以非洲国家来命名的。尽管当时这些路名肯定已经引起了我的注意,但我对相关的历史和政治关联性却毫不察觉。那时,我骑着车在吕德里茨 路上下穿行,和朋友们就相约在几内亚路碰面,去刚果路吃饭,就这样在这个城市度过了那个夏天。

渐渐地,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当然,首先是我对这个主题也加深了了解。例如,最近关于柏林非洲社区的讨论只是一个更大的政治宣传活动中的一小部分。这个活动致力于敦促德国承认过往的殖民暴行,从而开展去殖民化的程序。

之后,我写了一些文章,为此走访了汉堡的殖民地港口,和那些祖先被德国当权者杀害的人进行了会面。我也对文化机构的代表进行了采访,他们给我的感觉是,他们希望这场运动尽快归于沉寂。现在,这场运动真正加速起来了,因此,再次审视这场运动的目的是很重要的。在我看来,其中两件事我能够非常肯定:第一,德国的反殖民运动日趋强大;第二,德国无法继续对这段至今并未受到太大关注的暴力历史避而不谈或妄图将其从史册中抹去。那样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当我对这个题目研究得越深入时,我就越明白到,大部分德国人对这段历史确是知之甚少。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他们的祖国直到一战战败前还是非洲殖民地上最大的欧洲列强之一。德国的殖民地包括纳米比亚、坦桑尼亚和喀麦隆,这里只略列举一二。

在德国,更少人知道的是他们的第一任总理奥托•冯•俾斯麦在欧洲列强瓜分非洲大陆时扮演了一个关键角色:他在19世纪接近尾声之际发出了柏林西非会议的邀请,而这次会议正是非洲掠夺竞赛的高峰。会上划定了非洲大陆的国界,其中有部分仍保留至今。甚至一些暴行,例如今天被认为是20世纪第一宗种族灭绝大屠杀的,对纳米比亚将近十万奥瓦列罗人(Ovaherero)和纳马人(Nama)的屠杀行为,又或者用于“科学研究”用途的人类头盖骨盗窃案——当然,其实主要是为了种族主义的需要——德国的民众对这些历史也都知之甚少。

而那些确实知道的,在对话的时候一般会分为两种主要意见:要么是尽量淡化暴行,因为它们相比起英国和法国所犯下的暴行来说显然没那么严重;要么干脆推卸责任,因为这个时期很短暂(德国殖民的高峰时期大约持续了35年)。

为了终于改变这个弊病,从2016年开始,一股强大的公民运动开始形成。这是一张松散的人际网络,一方面在柏林、汉堡、慕尼黑和科隆等德国城市,另一方面在纳米比亚、坦桑尼亚,喀麦隆和多哥等非洲国家,成员包括社会活动人士、历史学者、记者和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在过去两年的时间里,他们组织了抗议、会议、请愿和游行等活动,以引起公众的注意。他们也确实获得了初步的成功。

三个月前,汉堡市的文化与媒体议员向奥瓦列罗人和纳马人为他们在德国占领时期被掠夺的土地发表首个正式道歉。此前不久,非洲社区二十条街道中的三条改了名字:这些街道不再以国家名称,而是改为以非洲抵抗者的名字来命名。此外,政府在三个月前表示,德国殖民历史也应该成为德国记忆文化的一部分。而这个发展,是大部分社会活动人士在两年前所难以想象的。

德国人应该严肃应对这个问题,因为我的受访者清楚地表示,当时的不平等仍以各种形式影响至今。在柏林居住的坦桑尼亚人向我描述,当她们看到他们的家乡以哪种形式继续被殖民化的时候,她们感受到了痛苦。今天尤其受到德国游客喜爱的坦桑尼亚南部的一个野生公园,其所在的地区以前曾经住过人,直到德国殖民者将他们残暴地赶走。

我也碰到过一个来自喀麦隆的社会活动家,他向我叙述了他与柏林民族博物馆的长达数年的争辩,目的在于让博物馆归还他们在德国殖民统治期间被夺走的一具神像。我也让奥瓦列罗人和纳马人向我讲述他们为他们祖先讨回公道而作出的努力,他们甚至尝试从美国发起针对德国政府的控告程序。我反复和一个黑人记者讨论他日常在德国需要忍受的种族歧视,而这些种族歧视显然要追溯到殖民意识形态的白种人优越论

最令我感到惊讶的是我与德国历史学者们的谈话。他们都清楚地表示,这个命题对于德国的身份认同很关键。德国,一个国家,以自己的记忆文化而骄傲,而它的整个战后身份都是在对纳粹主义和犹太人大屠杀的否定和反思上建立起来的。而现在的反殖民运动,恰好指出了第三帝国是如何在第二帝国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很大一部分的种族主义思想、语言,甚至一些纳粹使用的灭绝方式,都是在之前的殖民主义时期就已经形成了:那时候在纳米比亚已经有集中营;赫尔曼•戈林 的父亲正是非洲西南地区的殖民统领。

德国在殖民主义时期犯下了骇人听闻的罪行,并且直到今天仍然拒绝承担责任。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认为德国应该对这波反殖民运动予以更多倾听,如果它还注重自己作为一个将正义和人权置于优先地位的国家的声誉的话。

原文标题:Deutsche Kolonialgeschichte: Straßennamen sind nur ein Anfang

原文地址:https://www.zeit.de/kultur/2018-07/deutsche-kolonialgeschichte-kolonialverbrechung-aufarbeitung-10nach8/komplettansicht

原文作者:Gouri Sharma

译者:果果Coco

来源:译言网(yeeyan.org)

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在译言整合发布


来源:译言网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德国殖民史:街道名称仅仅只是个开始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0967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