谴责气候活动人士拯救不了地球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10-16,星期三 | 阅读:158

哈佛大学高级研究员 卡米拉•凯文迪什 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

几顿开心乐园餐会破坏地球吗?上周环保组织“反抗灭绝”(Extinction Rebellion)继续发起文雅、有趣、高效的抗议气候变化的示威活动时,一位评论员试图抨击在伦敦一家麦当劳(McDonald’s)排队的一些活动人士。其中是否有人点了巨无霸(更有可能是辣味蔬菜卷)并没有被记录在史册,但这并没有减轻人们的愤怒。

我们人类很擅长把自己的注意力从令人不舒服的事实中转移开。虽然大多数人现在都认同气候变化是一个紧迫问题,但仍然有人对传播这一信息的活动人士感到不满。因此不少人挑剔活动人士没有在自己的生活中做出牺牲——这么说多少有些不公平,毕竟上周在伦敦有1000多位活动人士被捕,在阿姆斯特丹至少有100人被捕,在悉尼至少有30人被捕。

并非每个人都乐于在“满是大麻气味的露营地”——用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的话来形容——搭帐篷。我遇到的许多人都是又冷又疲惫又怕坐牢。我们这些旁观者才是真正的伪君子——我们表现得同情,但又继续在地球上坐享其成。我数不清上周有多少上班族、司机和朋友告诉我,他们对气候问题表示赞同,认为“应该有人做些什么”,但他们自己的习惯却没有任何改变。

但至少这种对话开始了。气候运动正迅速让石油巨头落入过去烟草巨头的处境。这个自称“XR”的组织很善于采取其联合创始人罗杰•哈勒姆(Roger Hallam)所称的“两难行动”——让当局在多个地方陷入被动,这一刻向议员们分发树木鼓励植树,下一刻就有一只粉色巨型“章鱼”被逮捕。但在制定具体解决方案方面它就没有那么灵巧了。它的核心要求很明确,那就是政府要将碳排放减至净零。但如果无意告诉人们该怎么做,就可能会使得大家袖手旁观。

我们需要动用现有的工具,利用金融、议会立法和来自消费者的压力。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行长警告企业称,在全球监管机构出台强制性规则之前,它们必须在两年内就报告气候风险的规则达成一致。资本主义的头面人物可能是气候运动的最大希望。

一些环保人士认为,作为个体,应该以公民身份向政府进行游说,而不是作为消费者,在不同产品之间进行在他们看来错误的选择。的确,我们被兜售的许多减轻负罪感的解决方案都是骗人的。购买碳补偿而不是少乘坐飞机;回收再利用那些你原本就不需要的产品——这些虚头八脑的东西就是资产阶级的鸦片。

但来自消费者的压力是有用的。通过抵制航空出行,瑞典的“飞行羞耻”运动在业界掀起了波澜。我们需要转变认为航空里程和升舱代表地位的观念,在这方面富人必须成为榜样。首位放弃私人飞机、以虚拟化身参加达沃斯论坛的人将成为英雄。

20年前我攻读环境经济学时,对污染行为征税是很自然的事。但此后既得利益集团的强力游说占了上风,部分原因是政府担心选民会沉迷于廉价燃料、食品和飞机。因此,英国鼓吹的碳预算不包括海运或航空的排放。

如今,气候活动人士已经有意愿倾听我们将多少制造业污染外包给了中国等低成本国家这样令人不自在的事实。西方世界的过去并不像我们佯装的那样美好。白宫否认气候变化问题,不能成为其他地区在这一问题上不作为的理由。如果欧洲社会团结起来,更加善待这个地球,那么我们可能会成为模范——同时,顺便向世界出售我们的低碳技术。

在英国,左翼想用同样方法解决气候变化和不平等这两种问题,这阻碍了一些好提议的实施。工党赞成一项激进但我认为合理的提议,那就是对经常乘坐飞机的乘客征收更高的税。但它也想让每年的第一次航班更便宜,以帮助贫穷的家庭去国外度假。这表明其动机是打击特权,而本来应该是改变我们整体的文化。

右翼的观点呢?约翰逊政府表示,将把气候支出增加一倍,并正在考虑大规模植树和森林保护方案。但它还需要做得更多,树立一种负责任的资本主义的观念,包括在研发方面进行投资、征收碳税,以及让标签透明以阻止企业兜售虚假的绿色资质。被压制了力量的消费者需要能更好地了解信息。

英国气候变化委员会(Committee on Climate Change)的分析表明,要想达到接近零的碳排放,我们必须限制开车、乘坐飞机和肉类消费。如果我们不自愿这样做,最终也可能被迫这样做,那时强迫我们这么做的就不止一个左翼政府了。

关于“气候灾难”的著作越来越多,描写面对物种灭绝、栖息地被摧毁的情景时的巨大悲哀。任务的艰难会让人很自然地想要放弃并享用一顿开心乐园餐。但看着91岁的抗议者约翰•莱恩斯(John Lynes)蹒跚走进一辆警车的画面,我想起了我的姑婆过去常说的一句话:“如果老人们愿意种树,即便他们知道自己永远不会坐在这些树的绿荫之下,那么社会将变得更加强大。”

为了更美好的未来,属于不同世代的人共同发起了运动,这样的场景感人至深。与其抨击他们,不如要求我们每个人都开始在自己的生活中做出一些改变,这难道很过分吗?

本文作者曾任唐宁街政策组负责人,现任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高级研究员

译者/何黎


来源:FT中文网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谴责气候活动人士拯救不了地球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09613.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