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国援欧意向绑定贸易目标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9-20,星期二 | 阅读:1,676
译者: iDo98 2011年09月19日 | 原作者: 凯斯·布拉德希尔

原文:China Ties Aiding Europe to Its Own Trade Goals

从一间办公室俯视上海港所看到的景象。中国希望欧洲放弃其针对中国低价出口产品的主要法律防御机制。

 

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

北京 —— 如果中国打算帮助缓解欧洲金融危机,那么或许有些“代价高昂的”附加条件。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周三表示愿意帮助欧洲。但是,他把此次援助提议与一个可能非常棘手的要求联系在一起:即欧洲放弃其针对低价中国出口产品的主要法律防御机制,此举对于中国来说可谓史无前例。

温家宝敦促欧盟把中国归类为“市场经济”——而不是“非市场经济”国家。

在国际贸易的法律术语中,这一归类变更将使欧洲几乎不可能对他们认为价格低得不公平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

温家宝在中国东北城市大连召开的2011年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式上发表讲话后回答问题时提出此番意向,这一提议是中国将其对欧洲继续投资与欧洲贸易政策的具体变动联系在一起的最明显举动。这一绑定联系的提出恰逢中国政府正显示其利用庞大财力在地球另一半地区扩大政治影响力的最新意愿。中国周一宣布向加勒比国家提供10亿美元贴息贷款。

温家宝周三做出的此番表态似乎包含更多的是补偿交换中开出的条件,而不是补偿对方的细节。他对中国是否准备增加每月给欧洲的贷款金额从而缓解欧元区预算及银行困境的意向表达含糊。他也没有具体说明中国是否有兴趣购买欧洲政府债券,或进行诸如收购更多欧洲企业等投资。

温家宝说:“我们一直关注着欧洲经济的发展和遇到的困难……我们多次表示中国愿意伸出援助之手,继续加大对欧洲的投资。”

欧洲各大股市在某种程度上受到他此番言论的激烈而普遍上涨。

外汇储备估计高达3.2万亿美元的中国被视为一个有可能为全球提供融资的银行。但其大部分融资是以购买近2万亿美元美国国债及其他种类美国债务的方式完成的。中国早已每月购买价值数十亿欧元的欧洲国债,但这种贷款规模对减轻欧元区危机无异于杯水车薪。

因此,“继续加大对欧洲的投资”而不明确具体数额或投资形式这样的一个空洞承诺,似乎无法让欧盟官员觉得依照温家宝的提议给予中国“市场经济”的新贸易地位是正当而又合理的决策。

总部位于布鲁塞尔的欧盟委员会贸易事务发言人约翰·克兰西(John Clancy)周三表示,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在对各国裁定中国已成为市场经济方面设有相关技术标准。中国在这方面已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在欧盟看来还没有达到标准。

克兰西在电子邮件中写道:“鉴于中国政府决定着中央及地方实际执行市场经济法规的步伐,因此何时对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得出结论主要掌握在中国手中。”

温家宝敦促欧洲给予中国“市场经济”的这一新归类将会使中国避免欧洲对以低于生产及营销成本的价格——贸易律师称之为产品的“正常价值”——在欧洲销售产品的中国公司征收高额的进口关税。

根据中国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时签订的条款,中国将在2016年自动拥有市场经济地位。但温家宝周三劝告欧洲国家要在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问题上“大胆地从战略上看待中欧关系。”他说:“如果欧盟国家早几年表示出一种诚意,是一种朋友对朋友的关系。”

中国在2003年曾要求欧盟承认其市场经济地位。但遭到拒绝。

通过把中国归类为非市场经济国家,欧盟使其反倾销调查人员能够将中国出口欧洲的商品价格与其他低成本国家出口欧洲的商品价格进行比较。如果中国商品价格较低,那么欧盟的反倾销调查人员就可以认定中国倾销,对中国商品征收可能超过100%的反倾销关税。

但是,如果中国被归类为市场经济,那么反倾销调查人员不得不将中国出口欧盟的商品价格与同样商品在中国国内的价格进行比较。而折算成其他货币时,中国国内商品价格几乎都非常低,其部分是由于中国为了保持人民币弱势而在货币市场上广泛进行干预。

批评中国的人士还表示,中国许多公司与中国政府之间存在密切关系,这使其无法评估中国政府通过各项补贴、优惠贷款或诸如为建厂提供免费或折价土地等政策帮助企业在国内保持低价的程度。因此,如果中国被归为市场经济的话,那么欧盟要想在反倾销案中获胜就会变得极其困难。

今年上半年,中国外汇储备猛增3500亿美元,达到3.2万亿美元。虽然其中部分增额反映了累计利息及货币币值的变化,但其中2000亿至2500亿美元似乎是由于货币市场干预而获得的。

按照把大约四分之一的外汇储备配置在欧元资产——主要集中在欧洲政府债务——的惯例,中国在今年上半年购买了500亿美元至 600亿美元以欧元计价的资产。经济学家及银行家们说,中国外汇储备的超常积累在很大程度上是偶然的。中国最高领导人已规定,人民币兑美元每年升值幅度不能超过几个百分点,尽管中国存在巨额贸易顺差并获得强劲的外来投资,加上中国央行已被迫大规模购买美元及欧元以确保人民币升值缓慢。

中国央行购买美元及欧元所支付的人民币,主要来自通过要求中国各大商业银行以非常低的利率将各自存款总额的五分之一放贷(即上缴存款准备金)给央行。此外,中国央行还通过在市场上销售票据及采取发行更多人民币的措施来满足货币需求。这导致中国国内货币供应量急剧增加,并致使中国国内消费品及房地产等价格大幅上涨。

意大利财政部官员最近与中国投资公司的高层进行了会晤。当意大利透露该次会晤的消息之后,结果致使欧洲市场狂热猜测中国投资公司可能通过购买大量意大利国债来帮助意大利政府摆脱困境。但之后意大利政府表示,主要购买股票的中国投资公司感兴趣的是在意大利工业部门进行收购,从而消除了这种猜测。

截至去年12月31日,中国投资公司拥有3740亿美元资产,它在中国对外投资中是一个规模相对较小的参与者。其大部分资金早已做了投资,而且中国投资公司最近并没有从中国的外汇储备中获得任何大量资金注入。

相比之下,对手机构——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State Administration of Foreign Exchange,简称SAFE)负责管理中国的外汇储备。而且,正如其缩写(SAFE)可能意味的那样,SAFE投资趋于谨慎——购买的是债券而不是股票——而且往往只是投资那些评级非常高的金融票据。这似乎排除了这家机构购买风险最大的欧洲政府债券的可能性。

SAFE已以风险规避著称,这可能是因为自10年前发生一系列丑闻之后,该机构一直处于中国政府严密关注之中。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纽约时报】中国援欧意向绑定贸易目标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0944.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