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中国空降师护送农民工子弟入学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9-19,星期一 | 阅读:1,722
作者:董彦斌

平等权的实现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政府本身具有平等权意识,力挺平等权原则,提供平等权救济渠道;也需要公民普遍具有平等权意识——身份优越的公民不歧视身份不优越的公民,后者则敢于争取平等权。

1954年,美国最高法院在布朗诉托皮卡教育委员会案中判决:公共教育设施中的“隔离但平等”原则违反美国宪法。但是美国南部的一些州均仍拒不执行最高法院判决,固执坚持“隔离但平等”原则,拒绝黑人学生进入白人学校。1957年夏,阿肯色州教委接受当地法院执行布朗案的判决,准许9名黑人学生进入小石城高中就读。9月2日开学,该州州长福布斯动用国民警卫队封锁学校,禁止黑人学生入学。在法院反对声中,9月20日福布斯撤回国民警卫队,任凭一些白人继续阻止黑人。五天后,艾森豪威尔总统命令陆军101空降师进入小石城维持秩序,并控制了州国民警卫队。在空降师的护卫下,9名黑人学生进入校园。

美军101空降师(资料图片)

这个案例惊心动魄,距今不过五十来年。从本案来看,美国中央政府的司法机构和行政机构在1950年代初力挺平等权原则,但是南方州政府主要官员与州的公民们则暂付阙如。我以为,从本案及本事来看,有几点经验值得中国借鉴:

第一,中央政府必须坚定平等权原则,并以强力推行。我们常说争取权利要由下而上,将民间呼声达于上听,促成中央政府改革改变。这固然不错,且有先例。但是,在这种思路下,中央政府似乎总是扮演一个被动的角色,这就与宪法精神和社会契约的国家观念不符。按照宪法,中央政府由公民委托代表选举产生,中央政府应当为国家利益和公民利益竭尽全力,其存在意义和价值仅在于此。按照社会契约观念,公民将管制权利交给中央,亦不过为了自身利益和公共利益。如果中央政府总是扮演被动角色,要到公民三番五次、千番百计的促动之下,甚至在流血牺牲之下才有正面回应,那就有点“消极怠工”的味道了。就平等权来说,这是宪法原则,毋庸置疑,既然是宪法原则,中央政府就应该责无旁贷地创造条件。最高法院勇敢地作出判决之后,艾森豪威尔总统敢于动用空降师,在隆隆飞机声里从天而降,控制地方警察,并护送黑人学生入学,真有给力的电影镜头感。春秋时期政治家子产曾经提出宽猛相济的原则,在我看来,艾森豪威尔的做法就是“猛”。在贯彻平等权方面,任何一个国家的中央政府,都应当有这种刚猛精神。

第二,公民要勇于争取平等权,政府应当提供有效救济渠道。美国黑人在争取平等权方面,堪称全世界受压人群的导师。这里讲的争取,当然是和平争取,而不是暴动,尤其是要在宪法框架内争取,其中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提起诉讼,以确认法院先例的形式,实现制度变革。美国是判例法国家,中国也正在推行案例指导制度,诉讼的方式应当说是可行的。但是,公民能够提起诉讼的前提,是政府已然提供了诉讼的救济渠道。中国当前的情况是立案难,这就是说,公民想通过诉讼渠道解决问题,大门开了还不到半扇。这就是政府缺乏诚意的表现。

第三,要在全社会贯彻平等权观念。从本案中我们看到,挡住了黑人学生的不仅有地方官员,还有自认为身份优越的白人们。或许这些白人也有部分平等权观念,譬如他们认为白人之间是平等的,但是黑人则没有资格享受。这种不彻底的观念,当然必须改变。如果白人们的观念没有改变,那么他们就会对政府形成压力,欣赏、促成、参与不平等的实践。某种程度上还应该说,挡住了黑人的还有黑人自己。如果黑人们觉得自己就是天生的低人一等,那么也就谈不上平等权的争取了。改变观念,对白人来说,短期是一个减少既得利益的过程,但长期来看,则能从中获益。而高于利益判断的,是宪法。白人没有资格阻挡平等权前进的脚步。高扬宪法精神,不仅在于倡导公民争取权利,还要让他们知道,必须放弃不属于自己的权利。

在中国农民工子弟入学遭遇困境的时候,我期待中国的空降师能够像传说中的英雄一样从天而降,将农民工子弟,将中央政府对平等权的支持和对农民工平等权的尊重,护送到傲慢的学校之中。

[ 本文为作者根据在天则经济研究所召开的《平等教育权与法律保障》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而成。 ]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让中国空降师护送农民工子弟入学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0942.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多向思维, 文艺评论,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