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新娘指控中国男子骗婚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5-29,星期三 | 阅读:543

SALMAN MASOOD, AMY QIN

几名中国男子本月抵达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的一家法院,此前他们被控向中国贩卖女性。 AAMIR QURESHI/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巴基斯坦伊斯兰堡——拉比娅·坎瓦尔(Rabia Kanwal)的父母确信,女儿与一位她刚遇到的中国富裕穆斯林的婚姻将给她带来宽裕的未来,让她远离巴基斯坦的艰辛生活。但女儿却有个预感。

“我一点都不激动,”22岁的坎瓦尔说,她住在东部旁遮普省古吉兰瓦拉市的一个贫困社区里。“我觉得要发生不好的事。”

虽然包办婚姻在巴基斯坦很常见,但这次不同寻常。新郎说,他是一个富裕的家禽养殖户,他拿着旅游签证在这里住了几个月,其间他遇到了坎瓦尔的家人。他只能使用一个中文与乌尔都语互译的app与他们交流,但总的来说,他给他们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坎瓦尔办完了婚礼。但是今年2月同新婚的丈夫搬到中国之后,她说,她发现的情况让她感到失望:丈夫是个贫穷的农民,一点也不富裕。更糟糕的是,他不是穆斯林。在巴基斯坦大使馆的帮助下,她几天后就回了老家,正在当地办理离婚手续。不过,她的结局相对来说还算幸运。最近几周,至少150名女性被欺诈手段带到中国做新娘的指控震惊了巴基斯坦,这些女性不仅被欺骗,有些还被迫卖淫。还有人说,她们被强迫在酒吧和俱乐部工作,这在巴基斯坦保守的穆斯林文化中是不可接受的。

与此同时,坎瓦尔的故事在中国并不少见。据世界银行统计,中国是世界上性别比例失衡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截至2017年,中国男性和女性的比例是106.3比100。这种失衡是中国严格执行独生子女政策将近30年和重男轻女习俗的后果,政策与习俗的结合导致了不计其数的强迫堕胎和杀害女婴。

但这种性别失衡给人带来的长期代价直到最近才显现出来,而且影响远远超出了中国国界。

尽管中国政府已经放宽了生育限制,随着独生子女政策时代的男孩开始进入结婚年龄,对坎瓦尔这样的外国新娘的需求也在激增。

拉比娅·坎瓦尔和张树晨今年1月在伊斯兰堡结婚。在他们回到张树晨的家乡八天后,坎瓦尔离开中国回到了巴基斯坦。
拉比娅·坎瓦尔和张树晨今年1月在伊斯兰堡结婚。在他们回到张树晨的家乡八天后,坎瓦尔离开中国回到了巴基斯坦。 none

贩运人口指控是中国在巴基斯坦日益增长的影响力的一个令人不安的侧面。巴基斯坦是中国的长期盟友,最近通过扩大经济联系(包括中国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与中国建立了更紧密的关系。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以打工者或投资者的身份来到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已经开始出现专门为这些人服务的商店和其他行业。

巴基斯坦政府已经打击了据称是这些包办婚姻的中介,逮捕了至少20多名中国公民和巴基斯坦人,指控他们贩卖人口。中国大使馆否认巴基斯坦新娘在中国受到了虐待。但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上月说,这些贩卖人口的指控与过去发生过的事情“令人不安地相似”,朝鲜、缅甸、柬埔寨、老挝和越南等其他亚洲贫穷国家的女性都曾被作为新娘贩卖到中国,并受到了虐待。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巴基斯坦的女人和女孩有遭受性奴役的危险,巴基斯坦和中国都应该认真对待这个问题,”人权观察组织中国部主任芮莎菲(Sophie Richardson)在该组织的网站上写道。

巴基斯坦调查人员说,中国男人付钱给中介,让他们安排找当地女性结婚,在举行婚礼之前,这些男人一直住在巴基斯坦的出租房里。调查人员说,这些男子承担婚礼费用,在有些情况下,还向巴基斯坦女子的家人支付相当于数千美元的彩礼。

这些在巴基斯坦都不违法。贩卖人口的指控来自女性被迫卖淫或以欺骗手段被带到中国。调查人员说,在有些情况下,这些男人可以得到伪造的文件,表明他们是穆斯林。

调查人员说,还有一些男人在巴基斯坦的基督教少数族裔中寻找妻子,这个少数群体中有许多人生活贫困、受到歧视。但几乎所有的女性,无论是基督徒还是穆斯林,都被更富裕的生活前景所吸引。

“我父母说,我们邻居的女儿在中国很快乐,所以我也会快乐,”坎瓦尔说。

她说,她在婚姻中介的伊斯兰堡办公室里遇到了她后来的丈夫,办公室里有许多其他中国男人和巴基斯坦女人。据坎瓦尔说,他告诉她的家人,他是穆斯林,并背诵了每个信奉伊斯兰教的人都必须知道的穆斯林第一信条:“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

但坎瓦尔从未看见他祈祷,甚至在他们去伊斯兰堡著名的费萨尔清真寺(Faisal Mosque)时也没看见。

今年2月办完婚礼后,他们飞往中国西部新疆的首府乌鲁木齐。在那里短暂停留后,他们乘飞机来到中国中部的河南省。

然后他们坐了四个小时的车,沿途经过麦田和玉米地,最后来到山东省东张村,她在那里看到了丈夫的养鸭场。那不是她想象的富有者经营的大规模业务,而是一个简单的家庭农场,他和父母以及两个兄弟一起住在那里。

“他一直都假装自己是穆斯林,其实他们根本就不是,”她说。“他们家连个像样的厕所都没有。我心烦意乱,哭了起来。”

她的丈夫、33岁的张书臣有不同的说法。

在东张村他家附近,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农民张书臣正在吃饭,菜是拌猪肝和西红柿炒鸡蛋,他承认,他去年年底去了巴基斯坦,给了一名中国中介一笔钱,大约相当于1.45万美元,希望能把一个巴基斯坦新娘带回家。

他说,那是他第一次去巴基斯坦,那里的贫困让他想起了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他说,他对坎瓦尔一见钟情。但他说,他诚实地告诉她,虽然他在名义上皈依了伊斯兰教,但他并不是真正的信徒。

“我跟她说了,我不信,不是穆斯林,”张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说。他还说,是坎瓦尔把穆斯林信仰的第一信条教给他的。

坎瓦尔回到家乡古吉兰瓦拉,她说,在中国的日子“很可怕,无法用语言形容”。
坎瓦尔回到家乡古吉兰瓦拉,她说,在中国的日子“很可怕,无法用语言形容”。 none

坎瓦尔后来坚持自己的说法,她不知道张书臣不是穆斯林,并否认是自己把第一信条教给他的。 张书臣说,他以前在中国南方的物流仓库当过工人,现在养鸭的收入约相当于每月2900美元,远高于中国国家统计局给出的2018年中国农民每月180美元左右的平均收入。

《纽约时报》无法独立核实张先生的收入。但在最近一次去张家采访时,时报记者看到一个新建的住宅院子,里面有多间卧室和闪亮的地瓷砖。

在张家的老房外,张书臣60多岁的母亲回忆说,她对坎瓦尔的反应感到困惑。

“她信,她来的时候我不敢给她猪肉吃,”她身边有一只小看家狗在吠叫。“我给她做的鸡块,还有摊的鸡蛋饼给她。给她做啥都不吃。”

坎瓦尔说,张家人把她锁在一个房间里关了两天,想逼她留下来。(张书臣否认了这个指控。)她想办法给巴基斯坦大使馆发了电子邮件,大使馆工作人员通过中国警方与她进行联系,中国警方将她带走,并和大使馆一起安排她返回巴基斯坦。

她在中国总共呆了八天。她说,那些日子“很可怕,无法用语言形容”。

“我每天祈祷好几个小时,祈求真主把我安全地带回祖国,带回我的同胞中去,”坎瓦尔说。本月,她在吉兰瓦拉市的一个家庭法院提出了离婚申请,称张书臣强迫她从事“不道德的活动”,她“宁死也不愿和他一起生活”。

巴基斯坦的新闻媒体报道了对中介的突袭和贩卖人口的指控后,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表示支持政府打击犯罪的努力。但大使馆否认巴基斯坦一些媒体报道的该国妻子在中国被强迫卖淫,或她们的器官被摘取的说法,调查人员称,这种指控未被证实。

大约在坎瓦尔回到巴基斯坦的同时,东张村一带许多男子咨询过的去巴基斯坦找妻子的当地婚介所被关闭了。但据张书臣和东张村的其他村民说,该村一带仍有一些巴基斯坦女子。据说邻村的两名巴基斯坦妻子已经怀孕了。

当被问及为什么这么多当地男人到巴基斯坦找老婆时,张书臣的母亲说,“这边没有女的。那个计划生育么,都要男的。”


Salman Masood自巴基斯坦伊斯兰堡、Amy Qin自中国东张报道;Zoe Mou自东张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Cindy Hao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巴基斯坦新娘指控中国男子骗婚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07883.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