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周刊】中国廉价劳动力时代的终结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8-27,星期六 | 阅读:1,575
译者: nnieipp 2011年08月25日 | 原作者: BILL POWELL

原文:China’s Manufacturing Jobs Moved Overseas – TIME

5月25日,美国商人查尔斯‧哈布斯从其位于广州市城外的办事处来到香港。(地处中国东南部广东省,广州市以其世界制造工厂的称号而闻名。)而这次短途出差对这位64岁的路易斯安那人意义重大,它可能标志着他在中国内地成功经营22年的医疗用品出口事业开始走向终结。他决定要听取美国驻柬埔寨大使卡罗尔‧罗德里和驻金边美国商会会长的劝告。他们的想法很简单:让外国投资者考虑在柬埔寨开店,特别是那些已经在中国开展了业务的。哈布斯也在全神贯注地思考着,他的广州福妮格医疗用品有限公司专门供应那些美国最大的医疗保健公司的产品。他说,这里的劳动力成本已经越来越失去了竞争力。“仅在过去两年,我们就已眼睁睁地看着中国工资成本上升了近50%。现在很难留住工人了,为了吸引新工人,我们必须要开出更高的工资。已经到了主动寻觅新去处的时刻了,我想我会在一两年内完全退出这里。”

这样的事情不仅仅发生在他身上。在这个拥有13亿人口的国家,首要地,无数廉价劳动力造就了它20年以来不可思议的快速经济崛起。大家都觉得廉价劳动力在这片土地上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但是现在,游戏规则变了。依据高盛香港的首席经济学家乔海伦的说法,过去十年中,中国制造业工人的实际工资以每年近12%的速度增长着。在国内,大量的基础设施和住房建设推动着经济(即使现在,这两项还有空间继续着它们的大量建设);在国外,发达国家对中国出口产品的渴求难以抑制。于是,经济连续二十年以每年两位数的速率增长,从而导致了这一结果。中国政府担心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在过去一年中把制造业五大省的最低工资提高了14%到21%不等。华南美国商会会长哈利•塞亚丁认为,“中国廉价劳动力时代一去不复返” 的结果是不可避免的。

注意,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劳动力成本就比其他很多地方高,即使是像广东省这样高成本的地方也一样,尤其是与发达世界相比。它们并没有更高。中国制造业的平均工资仍然只有大约3.1美元一小时(美国则为22.30美元一小时),即使是东部地区,也仅仅比这个数字最多高50%。每小时劳动成本的优势仍很显着,但是正在迅速缩小中。对于绝大多数企业而言,无论是小型,中型还是大型跨国公司,作出在哪里生产的决定总是依赖于多种因素的,劳动力成本只是其中一个。纽约研究公司Rhodium Group中国区主管和董事经济学家丹尼尔‧罗森说:“过去二十年,对于许多公司,劳动力成本因素总是决定性的那个。 现在,越来越多的事实表明,情况已经不再是这样了。”

新现实的连锁反应是巨大的,而且影响着全球。从中国自身开始。工资已经被压抑了这么多年,去年为了争取更高的工资,进行了一系列备受关注的劳工抗议活动(工人们的不满情绪也受到了富士康十四起自杀事件的影响,这家大型制造商组装一些类似iPad的产品)。但更高的工资也改善着中国西部地区的形势,而中国政府一直都在鼓励人们投资那里。过去的一年中,许多跨国公司和中国公司都向内陆地区扩张或迁移,毕竟那里的劳动力还很便宜。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这就是它追求的平衡。里昂证券上海地区的首席中国宏观战略家安迪•罗斯曼说:“在四川、河南,或其它地方,人们可以留在离家较近的地方,也能找到一份工资待遇还不错的工作”。而不必每年大举向东部涌入,住在离家大老远的公司宿舍。 “这怎么会是件坏事?”

这不是件坏事。四川资阳24岁的吴定丽已经在东莞的一家小型电子工厂工作了五年,它位于广州和深圳之间的一个规模大而沉闷的东南部工业园区之中。2008年年底,当全球金融危机暂时性地导致中国对西方的出口锐减之时,她下岗了。一年后,她在重庆一家供应电缆的公司的生产线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这家公司的客户还包括惠普个人电脑的重庆工厂。她说,她只比以前“少赚了一点点”,“但是这里的生活对我来说要轻松得多,我离家很近。比起从前,我更加喜欢现在这份工作。”

中国制造经济上的不断变化将同时有利于穷国和富国。如柬埔寨、老挝、印度和越南等,这些国家得到了一些原来在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制造生产线。而根据波士顿咨询最近的一项研究,已有证据表明,至少一些制造商开始退回到美国本土。产品价格便宜的知名玩具生产商惠姆-奥公司去年宣布它将把50%的飞盘和呼拉圈生产业务从中国和墨西哥移回美国,此举在美国创造了数百个就业岗位。

玩具制造,当然还包括鞋类和纺织品制造,都是些向中国转移的第一产业。在那里,生产更为便宜。这是一个劳动密集型、技术含量相对较低的产业,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这个产业一旦离开,就回不来了。但是看看经济在过去十年中的变化是如何一步步导致一些公司,如惠姆-奥公司决定回归本土的。根据波士顿咨询的研究,在考虑了生产力因素后,2000年中国的平均工资水平是美国的36%。到2010年底,差距缩小了,比例为48%,而它还估计2015年这一比例将会是69%。波士顿咨询资深合伙人哈尔•施金在最近撰写的一项研究报告中称:“虽然短期内中国是获利的,但是迁入将会越来越少。在公司会议室内中,你看到的可能不是关于是否关闭中国生产线的讨论,而是决定下一个工厂设在哪。”

中国工资上升最重要的影响可能在于人们口袋中的钱更多了,这是符合每个人利益的,尤其是北京的主要贸易伙伴。他们需要中国增加消费,以改变全球贸易严重失衡的局面。工资更高,可能会使各行各业中的一些像查尔斯‧哈布斯的出口商和成千上万的中国企业关闭生产线。这个过程是中国向成为一个更富裕的国家迈进的必然结果,而且伴随着人民币变得更强势。罗森说,“这正是必须要发生的。”

与此同时,从很久之前开始,就有许多跨国公司把他们在中国的制造业务转向供应广阔的中国市场。惠普在重庆的工厂现在只生产向国内市场销售的笔记本电脑。在八年前的一项调查中,华南美国商会发现75%的成员集中关注于出口业务。但是去年,这一数字反转了,1800名受访者的75%说他们在中国的制造业务主要服务于中国市场。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的劳动者们正一步步变得越来越富裕。对于他们中几乎每一个人而言,困境中的全球经济最稀缺的商品便是——福音。

注:图为福妮格工厂的工人 (Stefen Chow为《时代周刊》拍摄)

更多中国工人摄影,请看:http://www.time.com/time/photogallery/0,29307,1947488,00.html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时代周刊】中国廉价劳动力时代的终结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0664.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