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俄罗斯等国破坏性伐木引发愤怒和批评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4-11,星期四 | 阅读:501

STEVEN LEE MYERS

来自俄罗斯的木材堆放在中国边境城市满洲里郊区,在那里经过加工后将被运往全国和世界各地。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从阿尔泰山脉到太平洋沿岸,砍伐正在毁坏俄罗斯广袤的森林,之后留下的,是伤痕累累的土地上遍布着的垂死树桩。

在许多俄罗斯人看来,罪魁祸首无疑是中国。

自二十年前开始限制本国天然森林的商业采伐以来,中国已日益将矛头转向俄罗斯,2017年进口了巨量木材,以满足其建筑公司和家具制造商的巨大需求。

“在西伯利亚,人们懂得他们需要森林才能生存,”曾研究过俄罗斯远东地区商业砍伐影响的环境学家尤金·西蒙诺夫(Eugene Simonov)说。“他们也知道他们的森林如今正在被盗。”

批评人士称,俄罗斯也一直在有意配合,把砍伐权低价出售给中国公司,并对法律所允许范围之外的砍伐视若无睹。

中国的需求还在剥光其他地方的森林——从秘鲁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到从莫桑比克再到缅甸。

据环保组织全球见证(Global Witness)称,在所罗门群岛,以中国公司当前的砍伐速度,到2036年,该国曾经的原始热带雨林可能会被耗尽。在印度尼西亚,活动人士警告称,与有中国合作伙伴的公司有关的非法采伐威胁着婆罗洲岛上最后一个重要的猩猩栖息地。

环保主义者称,中国只是把肆无忌惮的采伐的危害从国内转移到了海外,甚至从中获得了经济利益。一些人士警告称,今天的伐木规模可能会耗尽未遭破坏的森林,从而加剧全球变暖。

朱秀花通过从俄罗斯进口木材在满洲里建起了一家综合性企业集团,进行木材运输和加工。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与此同时,中国正在保护自己的林地。

二十年前,由于担心分水岭的破坏会让光秃的山峦、被污染的河流和长江流域灾难性的洪水进一步恶化,共产党政府开始限制本国森林的商业采伐。

然而对木材的需求并没有减少。世界对胶合板和家具的需求同样没有减少,这也是中国制造和出口的主要木制品。

中国的需求令急需现金的穷困小国无法招架是一回事,耗尽一个大国的资源就是另一回事了,而这个国家还将自己视为超级大国,以及中国的战略伙伴。

贸易反倒突显了俄罗斯对自然资源的过度依赖,并引发了一场民众的反对,这种强烈反对使两国领导人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和习近平之间原本融洽的关系变得紧张。

许多城市都爆发了抗议活动。俄罗斯议会上院议员谴责官员无视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的环境破坏。居民和环保主义者抱怨称,伐木正在破坏俄罗斯河流流域,并在摧毁濒临灭绝的西伯利亚虎和阿穆尔豹的栖息地。

“我们眼下在西伯利亚和远东所做的事情正在把仅存的原始森林风景毁掉,”俄罗斯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World Wildlife Fund)林业计划主任尼古拉·M·施马特科夫(Nikolay M. Shmatkov)说。该组织用卫星图像记录了掀起中国伐木潮同期的森林毁坏情况。

“这是不可持续的,”他说。

“什么都不会剩下”

中国在过去四十年中惊人的经济转型推动了它的需求。如今,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木材进口国。(美国排名第二。)它也是最大的出口国——把进口的大部分木材变成产品,运往世界各地的家得宝(Home Depot) 和宜家(Ikea)店铺。

满洲里有120多家公司和工厂靠木材贸易盈利,自从中国限制自然生长森林的开采以来,贸易额大幅增长。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根据IHS Markit的数据库“全球贸易地图”(Global Trade Atlas),自1998年中国开始限制国内伐木以来,中国的木材进口总价值——粗原木、木材或木浆——增长了10倍以上,2017年达到230亿美元,创历史新高。

政府于2016年底向全国其他地区实施了区域性禁令。现在,它只允许在已经重新种植的森林中进行商业采伐,环保主义者称这是其他国家应该效仿的政策。

问题在于许多国家并没有,而中国公司也在抓住这些机会。

根据卡内基莫斯科中心(Carnegie Moscow Center)中国问题学者维塔·斯皮瓦克(Vita Spivak)的报告,现有超过500家公司在俄罗斯经营,通常都有俄方合伙人。曾经几乎从不将木材运往中国的俄罗斯,如今占中国进口额的20%以上。

“如果中国人来了,那就什么都不会剩下,”在一家中国公司获得49年的伐木租约后,贝加尔湖以南扎曼斯基地区的居民玛丽娜·沃罗比耶娃(Marina Volobuyeva)对一家电视台表示

据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World Wildlife Fund)的施马特科夫说,俄罗斯出售这种伐木特许权的价格会因地区和木材类型而有所不同,但平均每年每公顷的价格约为2美元。这远远低于其他国家的成本。

2017年,中国从俄罗斯进口木材近两亿立方米。

位于符拉迪沃斯托克的远东联邦大学(Far Eastern Federal University in Vladivostok)国际研究教授阿尔乔姆·卢金(Artyom Lukin)指出,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的政府腐败、犯罪以及经济发展不足也加剧了危机。

“在俄罗斯远东和西伯利亚的许多农村地区,除了剥夺周围大片森林的自然资源,几乎没有其他赚钱或谋生的方式,”他说。

满洲里的套娃广场,以俄罗斯套娃命名。广场上有数百个超大的套娃,其中包括一个17层楼高的酒店,号称是世界上最大的套娃。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被木材改变

不过对中国来说,这种贸易是在施惠于人。

大部分来自俄罗斯的木材都在满洲里过境。那里曾是游牧民族的聚居地,在20世纪初成为西伯利亚大铁路的枢纽。木材贸易使这个曾经沉睡的边境小镇变成了中国木材加工和生产的主要中心之一。

在过去的20年里,120多家工厂和作坊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它们把未经加工或粗切的木材加工成胶合板,并制造胶合镶板、层压木、门窗框和家具。

据一位市政官员说,这些工厂占地数十英亩,为这座30万人口的城市创造了逾一万个就业岗位。

新建筑使这座城市成了对俄罗斯文化的一种建筑致敬。许多建筑物都有洋葱形顶。甚至还有一座圣瓦西里主教座堂的复制品,其实是一个儿童科学博物馆;还有一家酒店,因其造型被官员称为世界上最大的套娃。

朱秀花的事业是和中俄贸易的发展同步的。

她今年50岁,在中国开始限制伐木时搬到了满洲里,开始代理从俄罗斯进口木材,然后在2002年开始寻求获得直接砍伐俄罗斯森林的权利。四年后,她创立了自己现在拥有的公司——满洲里最大的企业之一内蒙古凯盛集团。

朱秀花现在在满洲里管着三家工厂,持有贝加尔湖畔城市布拉茨克郊区180万英亩森林的砍伐特许权,并将这些木材运往中国。“我们每年都增加,”她说。

在被追问时,她拒绝谈论自己的特许权的详情,但该公司网站显示,截至2015年,她已在俄罗斯投资了2000万美元。中国官方的新华社估计,该集团2017年的资产为1.5亿美元。

满洲里的边境线有两个拱门,中国一侧有一道绵延数百英里的绿色铁丝网隔开。中方一侧有一个不对外国人开放的公园。这个过境点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内陆货物站点,运输货物包括木材、煤炭和石化产品。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朱秀花看来,这一交易是供需平衡的经典案例。在她看来这是一种持久的关系——这也许有些过于自信了。

下一步将是向西寻求更多的特许权。“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她说,先说了这个地名的中译,然后又用俄语说了一遍。她说:“100年都砍不完。”

清洗木材

有一些国际协议试图控制在何处砍伐,以及砍伐何种树木,美国在2008年延长了《莱西法案》(Lacey Act),禁止从任何地方进口非法获取的木材,但这些规定很难执行。

据官员和环保人士说,在美国和加拿大等一些国家,伐木受到严格的监管,但中国企业经常利用其他地方松懈的监管,砍伐受保护的森林。

在俄罗斯,伐木活动通常会侵犯划定边界以外的地区,向中国出口木材的公司有过伪造记录的前科。

没有合同的伐木也很常见,有人涉嫌放火烧毁森林,因为烧焦的树木可以合法地砍伐和出售。

2016年,美国司法部指控“木材清算”(Lumber Liquidators)公司非法进口硬木地板,这些地板大多是中国制造的,使用的是俄罗斯远东地区非法砍伐的木材

与俄罗斯蓬勃发展的贸易改变了满洲里这个曾经沉睡的边境小镇。为迎合游客和商人,大部分建筑有俄罗斯特色,许多商店和餐馆用两种语言做广告。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腐败指控在俄罗斯激起了公愤。去年12月,普京在年度新闻发布会上被问及非法采伐的程度,他对此做出了尖刻的回应,称俄罗斯的林业是“一个非常腐败的行业”。

“野蛮的森林砍伐”

西伯利亚和俄罗斯远东地区爆发了反对伐木的抗议活动,尤其是中国的伐木活动。俄中两国边境绵延2600多英里,长期以来,由于政治和文化差异,两国一直相互猜疑。

去年5月,贝加尔湖附近的地区首府乌兰乌德举行了一场抗议活动,抗议者与警方发生扭打,8人被捕。一块标语牌上写着:“停止野蛮的森林砍伐。”

它变成了一个不确定的政治问题,以至于俄罗斯林业局局长伊万·瓦伦季克(Ivan Valentik)今年1月在联邦会议联邦委员会遭到尖锐的质询,该委员会通常不会直接挑战普京政府。

他为这些让步进行了辩护,但也试图将责任推给未能履行合同的中国企业——例如,未能履行重新造林的条款。他表示,俄罗斯可能被迫终止对中国的木材直接销售。

中国的国家林业局没有回应书面提问。中国官员此前曾承诺,中国企业将遵守当地法律,并注意环境影响。

朱秀花起初表示,她并不担心俄罗斯国内的抗议活动,因为她的公司所做的一切都是根据俄罗斯法律进行的。然而,在莫斯科最近一轮的公开听证会之后,她听起来就不那么乐观了。


2016年7月20日Steve Lee Myers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stevenleemyers

Claire Fu自北京、满洲里和黑河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在俄罗斯等国破坏性伐木引发愤怒和批评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06541.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