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杭州“来鸿”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7-24,星期日 | 阅读:1,894
译者: Eric Cheung 2011年07月23日 | 原作者: MICHAEL ELLIOTT

原文:The Enduring Message of Hangzhou

本文来自于《时代》封面特辑“夏日之旅2011”(Summer Journey 2011),该特辑的主题为:追随14世纪的探险家伊本·白图泰的足迹,探寻一个处于变化之中和充满挑战的世界。

图:交汇点,伊本·白图泰、马可·波罗和郑和或许都曾在西湖回想起他们的旅行。

在去年一个阳光明媚的秋日,我漫步于位于中国浙江省的杭州的清幽小巷中,欣赏着美妙之景——蘑菇如车轮般大小;身着一袭宋代服饰的游客摆好姿势意欲接受拍照——还有另一番画面也一同映入我眼帘,人们行色匆匆地涌入一栋宁静而庄重的建筑物内。思忖片刻,我才意识到这是一座清真寺,即人们所说的杭州凤凰清真寺,始建于千年之前的唐朝。

十有八九,伊本·白图泰(Ibn Battuta)在于14世纪40年代旅行至杭州时,就是在这个清真寺做礼拜。他记录下了这个城市的规模和迷人魅力——正如今日之所见,杭州依傍着呈现出一片烟波浩渺之景的湖泊,处于柔美绿山的掩映之下——他并非是在这方面首开先河的旅行家。在他大约50年前,威尼斯商人马可·波罗(Marco Polo)在杭州游历多时,称颂杭州为“毋庸置疑的全世界最为精致而又最大气的城市”,在那时看来,这样评说也毫不为过。

在伊本·白图泰造访杭州差不多一个甲子过后,孕育了杭州锦绣河山的的文明之邦也开启了自己的远航:在伟大的“海军上将”郑和的率领下,书写了七次出海的史诗般篇章,从太平洋及至非洲的斯瓦希里(Swahili)海岸。我难以肯定郑和曾经到访过杭州(马欢,船队中的文职人员来自邻近的绍兴),但从他的卓越之举来看,似乎存在极大的可能性。这样的话,在西湖湖光水色映照下的这座城市就是一个三位伟大的探险家都曾亲身体验过的地方。

这就值得玩味了。这三人共同的踏足之地是一个伟大的中国城市,而不是西北欧的某座城市,譬如伦敦或巴黎——并非是因为14世纪时的可怕的瘟疫大爆发——要知道,那儿的商人和思想家很快就会去塑造整个世界,世界由此开始持久地围绕着大西洋轴心转动。

此外,杭州那时是一个国际大都会。并非只有穆斯林受到了留心观察;伊本·白图泰还留意到了一个犹太人社区的存在,还可以加以肯定的是有着众多的佛教徒遍布于杭州各地——从印度传入而来的宗教在这里焕发出了新的光彩——以及景教徒,景教在元朝出现了蓬勃发展的势头。

教训是显而易见的。三位探险家的人生经历提醒我们,我们所认为的由大西洋技术和知识探究所支配的现代世界并不代表过去人类世界的全貌——而且不存在异议的是,随着经济重心的南移和东移,它也绝不会是未来世界的唯一形式。中国的必然崛起会构筑出未来故事版本的一部分。但杭州也提醒我们,当中国是这个地球上首屈一指的大国时,他亦受到了来自整个已知世界的影响。有时中国当局和那些患有“中国恐惧症”的人会认为中国的文化和历史一直存在于一个封闭空间中,截然不同于西方那些国家,这显得恰到好处。这么说简直是无稽之谈,杭州可以用作例证来提醒你这种看法是错误的。

最后,请记住,无关于他们的语言技能,这三位人物之间有两个人互相之间并不存在沟通障碍。伊本·白图泰是一名来自丹吉尔(Tangier)的法理学家,郑和是来自云南的士兵,两地相隔万公里之遥,他们都是穆斯林,有着共同的文化和宗教血脉。过往的25年里,我们都想当然地认为让世界融为一体的唯一途径就是以经济、商业和金融为纽带——这竟然也成为对全球化的定义。但是,当下这么认为是有悖于事实的,这种理论在以下情景之下同样难以成立:设想在某某世纪的某个夜晚——我们大概也可以这么想象——顶着一轮圆圆的明月,伊本·白图泰、马可·波罗和郑和,各乘一叶扁舟,小船儿轻轻地荡漾在微波粼粼的西湖湖面上,他们举头仰望星空,回想起了过往的旅行,顿时也悟出脚下是同一个世界。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TIME】杭州“来鸿”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0116.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历史纵横.
标签: , , ,

发表评论